A Slash-site of SPN, The Musketeers, HarryPotter, ect... Pairing: Sam/Dean, JP/JA, OW/HP, DM/HP, PW/HP. There're also some Stardom's.
by drarry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
全体
Arrow/Flash Crossove
The Musketeers 2014
SuperNatural
HarryPotter
仙劍奇?傳5
明星志願
PiratesOfCaribbean
RealPerson
未分類
!Attention Please!
HarryPotter同人文區
Harry受中心
1.Oliver/Harry.1
2.Draco/Harry.2
3.Percy/Harry.3
以上不可逆!
禁H攻!
禁NP!
禁O/D/P受!

ooOOooOOooOOoo

Stardom明星志願文
林立翔受中心
1.黎華/林立翔.1
2.克烈斯/林立翔.2
3.李奧布魯/林立翔.3
堅決不可逆
++特別嚴禁++
殺→黎威 克威←殺

ooOOooOOooOOoo

其他RealPersonSlash文
陸續加入ing...

ooOOooOOooOOoo

無斷轉載禁.
任意張貼禁.
轉載請EmailMe
申請.

——黒猫 07.03.09

free counter
以前の記事
2015年 01月
2012年 11月
2007年 06月
more...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I Just Wanna...[2]

This slash is a big present for Sean Biggerstaff, as Oliver Wood. Happy Birthday, Sean, the 24th.
Pairing:Oliver/Harry
Rating:NC-17










Dos



Harry在Herimione消失后的第十分钟回过了神,并困惑地发觉旁边已经空无一人。他向上推了推快掉到鼻尖的眼镜,迷茫地找寻着她的身影,顺便观察其他人。

他看到几个Gryffindor聚在远处,Seamus正手舞足蹈地对他一半一半的双亲讲述着什么;Neville在他们不远的地方与他的祖母冷静地谈话,Harry不认为她有他说过得那么可怕,只是穿着让人华丽得想要发笑(Harry当然地恶作剧起来,努力想象着将这身贵妇人装套在Snape身上的样子);没有看到Dean,或许带着他从未来过Hogwarts的父母到处参观去了。

然后Harry将目光移动一下,很快看到一群Hufflepuff与一群Ravenclaw友好地聚在一起。这并不太让人惊讶,要知道,尽管他们学院代表的动物有点相克,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们形成一个小集体——在Gryffindor与Slytherin的矛盾格外尖锐的这个年级。

下巴转了个方向,Harry才终于看到几个为数不多的Slytherin围成的各自的小团体。你总不能指望几条蛇像狮子那样群居生活,他们有各自的领地,干着各自的事情。Crabbe与Goyle的组合首当其冲,若非他们的脸相差太远,Harry会毫不怀疑他们是Hogwarts另一对和睦的双胞胎,一样地壮,一样地胖,两家的关系也一样地好;随后Harry看到一个距离之外的Pakinson家。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见识过她曾经的种种劣迹,Harry会觉得她是个挺漂亮的女孩,黑发,大眼。不过,非常明显,她的风骚遗传于她的母亲;而那莫名其妙的高人一等,完美地遗传自她的父亲——一位酷似Lucius Malfoy的黑发男人。

Harry突然环顾起四周来,把能看到的角落都看了一遍也没能找到Malfoys显眼的金色脑袋。

Harry怀疑他们还敢来。

众所周知,Voldemort的食死徒在两年以前,也就是Harry上六年级的时候大举冲进了Hogwarts,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他的学校,而那个为首的领队者,不是别人,正是从五年级期末开始销声匿迹的Draco Malfoy。Harry知道这天终会来临,毕竟那是Slytherin们无可选择的路,如果不让Voldemort为自己烙上印记,那就只能乖乖被杀,更何况他们大多数自愿自为。所以Harry并没吃惊太久,包括看到Snape也站在他们中间,他觉得这个还在自己的接受范围之内,即使他根本不想与他昔日的对手和魔药学教授真刀真枪地干。

然而,一切发生得太快,实在太快了……

直到被突然变得乱哄哄的Great Hall遮断思绪,Harry才发现把它放飞得太远了。重回Hogwarts的这一年来,他的思想变得比以往更加不易管教。它就好象一面风筝,稍不留神就会被吹到连自己都看不到的地方。

每到这个时候,他都拼命地告诫自己不要再想,并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骑上Firebolt,一溜烟飞到天上去。

那不受约束的自由总能有效地驱逐折磨着他的痛楚,那宽广蔚蓝的天空似乎能将一切包容,风擦过他的脸颊,在他耳边不断呼喊:

「这就是飞,这就是Quidditch,Harry。」

“Harry。”

Harry?他不是一直习惯叫Potter吗?

“Harry?”

Harry。

“Haaaaaarrrrrrrrryyyyyy!醒醒!”

这不是幻觉,而是真的有人在耳边叫他。Harry有点迟钝地反应过来,仰头,Seamus正站在他眼前,他的Muggle父亲与巫师母亲仍坐在刚才的位置,如果Harry没记错的话。

“Hi,Seamus。”Harry觉得自己该站起来对别人表示尊重,哪怕他是自己多年的室友。于是他站起来,并为自己的身高挫败不已。

“Harry,你又掉进自己的世界里了?”这个爱尔兰男孩问道,目测他比Harry高了一头还多,天,要知道Harry曾是入学时最高的男生了!

“呃,我只是在思考。”他克制住想去拿Firebolt的冲动。

“别冲动,等典礼结束之后再飞也不迟。”

Harry因为被再次看透而哑口无言。

“我猜对了?”Seamus不可思议地瞪大眼,Harry发现他被火烧掉的眉毛再一次完好如初,“Granger真厉害!”

现在Harry非常清楚他被耍了,朝Seamus翻翻眼睛,向前排为毕业生准备的位子走去。

“嘿,Harry,别生气,你知道我没恶意的。”Seamus追上他,试图解释。

“是是,没有没有,你们都是好意。但我现在必须得回到我该死的位子上,等着见鬼的毕业典礼开始,”Harry气冲冲地嘟囔着,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一分钟。

“Harry,你又在歇斯底里了。”Neville不知何时打发了他的祖母,站在Seamus附近,他也是一个该死的高个子,甚至比Seamus还高那么一点儿!

“歇斯底里?谁?我?怎么可能?”Harry把声音挑高了点,停下来看着他的室友们,他心里的某个角落在默默地道歉,但嘴上就是停不下来,“我没歇斯底里。”

“你有。”Seamus说。

“没有。”Harry重新移动脚步。

“Harry,冷静点。”Neville说。

什么?他很不冷静吗?Harry怀疑他们是不是疯了。噢,他们在关心他,他很清楚这一点。特别是Voldemort死后,他身边的人似乎更加关照他了。这让他感激,但多数时间总觉得有那么点儿过火,他们根本不了解他却一味地希望他不要如何如何,这怎么可能?就像现在,他只是想坐到他该坐的位子上而已,只是这样就被认定不够冷静?

“Harry!”Seamus叫着他。

再次停下,Harry有点受不了地爆发出来,“我很冷静!Okay!?”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之间的这点小摩擦所产生的噪音,并没有在巨大的Great Hall里引起什么注意,毕竟,越来越多的人聚在这里,学生们以及他们的双亲,也不排除有全家一同前来——比如Weasley一家——的情况,所以Harry之前发的牢骚没有任何人听到。

但是,这最后一句,更响亮,怒气也更盛,却恰恰被整个Great Hall听了个一清二楚。因为所有人在同一瞬间安静下来,导致大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连针尖儿掉地的声音都嫌大,更不要提Harry的一吼。

特别他还是见鬼的The-Boy-Who-Lived!

一部分人注视着Harry,Harry看着另一部分人,并循着他们的视线看向大门。

Malfoy一家顶着闪亮的金发走进Great Hall,Draco走在最前面,他的父母在他身后两侧各一,有点像平时Crabbe和Goyle的站的位置,但要比他们靠近许多。

Harry很不巧地站在直对大门的过道上,他是无心走到这里的,并正准备移动一下给别人让路,却被象征性地视为拦路虎。

Draco走路的方式比他成为食死徒以前好多了,原来他总是晃着两只胳膊,大摇大摆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我最大”的德行,现在已经规矩了不少。事实上他变了许多,以前种种幼稚的劣行不复存在,Harry认为一定是这场浩劫给他带来了启发,至少,他在过去的这一年里没再侮辱过Harry和他的朋友们。

他们停在Harry面前,Lucius面无表情,Narcissa似乎微笑着,而Draco——

“Potter,好久不见。”

也在该死的朝他翘起嘴角。假笑。——无疑。

Harry不认为有多久,而且根本一点儿都见鬼的没想到他们一家竟然真的来了!他敢打赌连Merlin也得惊掉下巴。

“Hi…”Harry能感到比蜘蛛网更细密的视线纠缠在他的脸上,好象他接下来的回答会改变整个巫师世界,“祝贺你毕业,Malfoy。”

部分旁观者长舒一口气。

“彼此。”Draco挑起一边的眉毛,Harry第三次挫败地被人比了下去,身高。

Malfoy一家从他身旁走过,朝Slytherin的座位走去,Harry觉得Lucius和Narcissa似乎都有话说,但却没说出来。他猜可能是周围的目光太迫切了,几乎所有人都想看他和Malfoys,这个与Voldemort最接近的家庭之间的互动。

“可以请各位听我说话吗?”

Professor McGonagall站在临时的讲台上,寻求着每个人的注意。大门已经关上了,Filch站在那里把守,他的脚边蹲着Norris夫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在开始变暗的Great Hall中格外显眼。

他突然产生错觉以为自己回到了一年级。但那感觉很快就消失了。若真是一年级,那个人一定会在这里;他不在,而这次轮到Harry离开了。

所有的学生都按顺序坐在各自学院的座位上,他们的家长坐在与他们相隔一条长凳的后面,零零散散。Harry也坐下了,Gryffindor第一排,Hermione的旁边,Ron的前面,优秀毕业生的专座。

他突然想知道那个人毕业的时候坐在哪儿?






Professor McGonagall的开场白并没持续太长时间,但Harry觉得她的确比前一任校长能言善道,也更会说场面话。是的,作为Gryffindor导师的她,在那场黑色风暴之后,理所当然地被任命为Hogwarts的新一任校长。按道理,这个位置应该由四位学院的导师公平竞争,通过一系列的评估、考察、演讲与会议,最后投票表决才能选定究竟谁是下一任校长。但是,显然,有更多的人站在Gryffindor这一边,并坚持Minerva才是唯一的人选,哪怕他们每个人都对『Snape是Dumbledore派到Voldemort身边的间谍』这件事心知肚明。

Harry尊敬他的导师,即使那是从一开始的惧怕演变而来的。但他也有点想为Snape鸣不平,这个男人在局势最紧张的时候,将最不利于自己的任务接了下来,从而替光明一方创造了一个重要的转机。在这一点上,Harry完全地敬佩他。

Remus被作为教授代表推上台发言,Harry看着他的略显慌乱不自觉在心底微笑。他很高兴他能重新在Hogwarts得到一个职位,接过McGonagall校长的位置教授变形课,并偶尔帮忙Snape代授黑魔法防御术,以作为他为自己调制抵御变身的药水的回报。Harry知道这就是Remus最想要的平静生活,而他终于得到了它。

Remus朝Harry挤挤眼睛,Harry回赠一个顽皮的笑容。但那立刻在Remus走下讲台之后从Harry的脸上消失了。Harry低下头深深地叹气,突然觉得沮丧,似乎每个人都得到了他们最想要的人或事,特别在Voldemort被消灭之后,这些满足的神情一股脑涌上每个人的脸。

反观自己,最大的幸福早已从身边溜走了,无处可寻,每时每刻他都活在思念里,跳出思念又跃入回忆,跃出回忆又跌入梦魇。GOD,究竟是哪个该死的认为他是全世界最快乐的Golden-Boy?

Hermione在Harry走神的时候站到了讲台上,作为女学生主席的她代表在座的所有毕业生发言。她的表情严肃而认真,Harry却相信那只是一个掩盖得意微笑的假面具。没有人不知道她是一个Muggle,最出色的,最聪明的,整个Hogwarts的骄傲,她用八年的时间证明了她的价值,并成功地让Draco Malfoy闭上了骂她『Mudblood』的嘴——在他明白自己永远只能当全年级第二名的时候。

Harry为自己能有这样一个朋友而骄傲,事实上,她真的帮了他相当多的忙,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在过去的那些黑暗的时刻,Hermione总是充当他的又一盏明灯。还有Ron,不得不说,这个与Hermione的冷静睿智完全相反的家伙,就是他最真挚的朋友与最亲密的兄弟。还有什么比他们两人的结合更能让Harry愉快的呢?

「Harry Potter!」

一个声音从放置于讲台前沿的木支架上叫着Harry的名字,Harry没有听到,Hermione很快用手肘戳了一下他的肋骨,并得到后者一个困惑的眼神。

“到你了,Harry。”Ron的嘘声从他脑后飘过来。

“我?什么到我了?”Harry也压低声音,显得不知所措。

“发言。Harry,快上去,没时间了。”Hermione催促着他,Ron很配合地往他的背上推了一把。

于是他莫名其妙地被迫站了起来,在全场所有人热切的注视下犹豫着迈上讲台,并险些在踩在该死的长袍上摔断鼻子。

他一点儿也不记得在讲台上预约过位置。这又是谁的鬼主意?他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发言稿、演讲材料、他刚刚还在心底羡慕别人找到了爱情,现在却连想都没想就被推上了台!这下好了,他只需要迎上全场人的目光,陪他们大眼瞪小眼。

Harry垂下眼帘,看到一本表皮与木支架颜色一体的书。他抬手去翻,希望能找到点演讲台词什么的。书在他手接触的一瞬间自动打开,并停在一面空白的纸页上。Harry自然地回头寻着Dumbledore的花白胡子希望能得到点提示,当然,他只能看到McGonagall坐在他曾经正中央的位置。她朝他点点头,Harry扼住悲伤回以一个接受的神情,重新低头看那本空白的书。

——『一张白纸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一句话浮现在纸上,Harry立刻瞪大眼睛。

——『为什么会有字?』

不可避免地,他猛然想到了Tom Riddle的日记本。

——『难道这是Tom Riddle的日记本?』

愣了两秒,他终于明白这只是一本普通的魔法书,可以将看书人的内心世界以文字表现出来。它只是一本辅助发言的书,不是那已经被戳烂消失的见鬼的日记本。

Harry几乎瞬间放松下来,并试着集中思绪,照着纸上浮现的句子,硬着头皮开始演讲。

他费劲地挑选着可用的句子来说,并不时加上一点自己心里的话,看上去还算顺利,如果不包括那些埋怨,和不断出现的那个名字。

“能在Hogwarts学习,我感到很幸运。在这里的每一天我都过得非常充实。我11岁以前从没想过会有魔法世界的存在,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像是一张惨白色的被撕出一个闪电型窟窿的纸。”

台下传来一阵哄笑,包括身后几位教授的笑声,Hagrid、Remus、Poppy,没有Snape,当然Harry也根本想象不出他笑的样子。他在心里耸耸肩,不自觉地翻了一页,尽管那仍旧空白。

不,和其他的不一样。当Harry意识到这个,他已经看到了变化。在页面的中央,浮现一片近似于砖红的颜色,在他制造出来的黑字之上格外显眼。然后它们慢慢清晰,拼凑成一句话,Harry觉得那字体有点面熟。

——『抬起头看Ron』

他皱着眉,不知又是谁的恶作剧。可是好奇心总能轻易占据上风。Harry决定继续他的演讲,再顺便看一眼他的朋友——只是看一眼又不会死。

“但是经过这八年的学习与历练,”Harry瞄了一眼昏暗的台下,目光飘向左侧偏中的Gryffindor方阵,前排唯一一个空位,属于他的;在那后面,“我认为——”

……不是Ron。不是Ron?不是Ron Weasley。

他就那么碰到一双眼眸,那么一动不动地盯着它们,褐色的、明亮而深邃、认真而坚定;它们也在凝视他,陌生却熟悉的,相距甚远却只一步之遥。

他的声音哽在喉咙,半张着嘴吐不出半个音节,他感到有什么庞大的重物从头顶直直朝他压下来,他的呼吸困顿,摸不到心脏跳动的规律,每一条神经似乎都绷紧得快断掉了,这几乎迫使他的血液逆流。

他的心是一口见不到底的深潭,没什么能打破它的宁谧现在却徘徊在汹涌的边缘,拼命移开双眼告诉自己看错了,却不能抑制驰骋在身体每个角落的狂喜。

狂喜?——是的。他感激还没忘记那种猛烈的情绪,只是有点难于招架它突然到来时的巨大冲击。

他看到Hermione在朝他神秘地咧嘴,他顾不上,其他人陆续朝Gryffindor的方向疑惑地探头,他总算迫使自己扯回目光,看他的书。

有多久,没见过黑发男孩这般真心的笑?有多久,没见过他的唇角弯起这般漂亮的弧线?

偷偷摸进Great Hall的Colin举起相机,让这一刻成为永恒的瞬间——『啪』地一声,闪光灯也不能得到Harry的任何注意。

雪白的纸页,浮现斗大的黑字——Oliver Wood。他激动得想大喊。

Oh Merlin!Merlin!!他来了!!



To be continued...
[PR]
by drarry | 2007-03-16 22:14 | HarryPo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