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lash-site of SPN, The Musketeers, HarryPotter, ect... Pairing: Sam/Dean, JP/JA, OW/HP, DM/HP, PW/HP. There're also some Stardom's.
by drarry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
全体
Arrow/Flash Crossove
The Musketeers 2014
SuperNatural
HarryPotter
仙劍奇?傳5
明星志願
PiratesOfCaribbean
RealPerson
未分類
!Attention Please!
HarryPotter同人文區
Harry受中心
1.Oliver/Harry.1
2.Draco/Harry.2
3.Percy/Harry.3
以上不可逆!
禁H攻!
禁NP!
禁O/D/P受!

ooOOooOOooOOoo

Stardom明星志願文
林立翔受中心
1.黎華/林立翔.1
2.克烈斯/林立翔.2
3.李奧布魯/林立翔.3
堅決不可逆
++特別嚴禁++
殺→黎威 克威←殺

ooOOooOOooOOoo

其他RealPersonSlash文
陸續加入ing...

ooOOooOOooOOoo

無斷轉載禁.
任意張貼禁.
轉載請EmailMe
申請.

——黒猫 07.03.09

free counter
以前の記事
2015年 01月
2012年 11月
2007年 06月
more...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I Just Wanna...[3]

This slash is a big present for Sean Biggerstaff, as Oliver Wood. Happy Birthday, Sean, the 24th.
Pairing:Oliver/Harry
Rating:NC-17










Tres



“Harry!你怎么可以这样?”

Hermione将印有Hogwarts精美校徽的毕业证书,和一张系着四色绸带的卷起来的羊皮纸抱在胸前,紧紧追在Harry的身后,并朝他大声询问着。

她的旁边是以同样步速走着的Ron,虽然他们几乎快要跑起来了。Ron的手里没什么东西,他的证书和羊皮纸卷早就被Weasley太太拿去保管,为了能更快地向别人炫耀他的小儿子多么有出息——成为了『优秀毕业生』。

“Harry!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Hermione锲而不舍地追问着她的朋友,要知道她是真的很生气,很不能理解,她和Harry相处八年了,却还是会轻易被他莫名其妙的举动磨掉耐性。

“听到了,我不认为我有什么好说。”

Harry把羊皮纸卷塞进他袍子一侧的口袋里,否则保不齐不会被自己揉烂。

他们正走在Great Hall通往Gryffindor塔的走廊上,平时这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但今天是七年级的毕业典礼,所有其他年级的学生都已于昨天登上了返家的Hogwarts特快,放假回家了。因此整个学校异常空旷,望不到尽头的走廊上连半个人影都没有,除了他们三个。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真不敢相信你会那样!”Hermione用力地强调着。

“我怎么了?”

“怎么了?你竟然问我怎么了?”

“我不确定我怎么了,所以才问你,Mione。”

看着他们两人互相吼叫,有愈演愈烈的趋势,Ron忙不迭插进来,“我说,我们是不是该小声点?”

“不!”两人异口同声地瞪向Ron。

Ron一脸无辜地耸肩,“嘿!为什么吼我?我又没惹谁。”

还是Hermione先冷静下来,做了个深呼吸,凝视眼前的人,“Harry,只是‘Hello’?”

Harry立刻知道了她在为什么生气,但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生气。



让我们把时钟往回拨一个小时——

Harry总算结束了他的发言。不得不说,这真是一场『丰富多彩』的演讲——

先从Colin说起吧,这个热爱摄影的、疯狂地迷恋着Harry的男孩,在他得到这7年来最满意的一张照片之后,被Filch恶狠狠地拎出了Great Hall。先不提他在正式场合任意使用被禁止的闪光灯,就拿他违反学校规定,不跟随六年级一起回家这项罪名来惩罚,也够他吃不了兜着走了。

Colin被赶出去之后,会场很久才恢复平静,但是站在讲台上的Harry依然保持着刚才的状态,他的眼睛呆呆地盯着书,脸上带着微笑,没有人知道他究竟看到了什么,魔法白纸只能将看书人的心情反映给自己,别人根本看不到。

于是台上台下渐渐坐不住了。若非Hermione与他身后的Hagrid尽可能地叫他,给他暗示,Harry怀疑自己会一直站到明天早上。

他迫使自己集中精神,不再去管纸页上大大小小、随处可见的『Oliver Wood』。但这谈何容易。他在接下来的讲话中错误频频,漏洞百出,有好几次都引起全场不可遏止的爆笑,其中要数Weasley一家笑得最夸张,而且Malfoys竟然也在笑!(他不知道Oliver Wood是不是也在其中,因为他根本不敢看他!)

Harry终于明白他又将事情搞砸了,为什么他总会把好端端的事情搞砸?然而,好吧,他得承认这次他一点也不觉得愧疚,相反,他见鬼的高兴极了!

Auther Weasley在他之后上台,代表学生家长发言。Harry以为会是Lucius Malfoy,当然,无论是谁都不重要了,因为Oliver Wood现在就坐在他的身后,而Harry除了尽量坐直身体之外,根本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Merlin知道!他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后来发生的事情,Harry已经记不太清了。他就隐约听到McGonagall校长在最后做总结性发言,并将每位毕业生的证书颁发给他们。他还记得自己被推上台两次,一次发了一本印刷精美的证书,一次发了一张被卷起来的用四色绸带系着的羊皮纸,Hermione说这是『优秀毕业生』的证书,Harry看到有两个Hufflepuff、一个Ravenclaw、两个Slytherin——Draco是其中之一、和他们三个Gryffindor站在台上,领受了这项荣誉。

他一直浑浑噩噩地,抓住每一个机会不被察觉地捕捉Oliver Wood的身影,直到McGonagall校长再一次开口说话。

“按照惯例,我们将在典礼之后举办一场毕业舞会。”

Harry听到台下有个别人欢呼起来,不自觉皱皱眉。这让他想起了Oliver Wood毕业那年的舞会。

他当时与Colin一样,没和三年级一起回家,而是找了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多留了几天,还得到了Dumbledore的同意。但那时他并不自知留下来到底要干什么,他不否认他是为了Oliver,不过,为什么?为什么要为他?

“考虑到你们曾为Hogwarts作出的不容忽视的贡献,我们决定这次舞会改由学生自主举办。”

更大的欢呼声传来,每个人都将兴奋表现在脸上。

“但是,”新任校长说话的特点就是喜欢大喘气,“常规的舞会不能取消。”

兴奋立刻转变为哀叹,刚刚还热烈的大厅气氛瞬间转冷。Harry怀疑Hogwarts不仅培养巫师,还能培养演员。

“——舞会之后随意。”终于,她说。

兴奋再一次抹去愁容,更多的人欢呼起来。McGonagall和几位教授交换了一个顽皮的眼神,Harry在那一刻把她错当成Dumbledore。

那位花白胡子的老人总是给他鼓励与关爱,像一位好老师,更像一位好祖父。他很少拒绝Harry提出的要求,也从不拆穿Harry善意的扯谎,尽管它们有一些看上去相当牵强。

就好比三年级期末那次,他将Remus的事告诉Dumbledore并借口想整理他离去之后的办公室,Dumbledore就真的答应了。因此Harry才可以名正言顺地留下来,偷偷参加七年级的毕业舞会,为了再多看Oliver几眼,再和他说几句话,再与他一起到天上飞几圈。仅此而已。

大约两年以后,Harry才明白自己在恋爱方面的确缺根神经,然而为时已晚。

他曾尝试用各种关系套在他和Oliver身上,却惟独没考虑过『爱』。他那时13岁,为了能找回教父Sirius兴高采烈,为了能收到Firebolt乐昏了头,为了他Quidditch队长的毕业惆怅不已,还有那些该死的摄魂怪与可怕的噩梦。他不知道什么是爱,他从没想过会得到爱,更不要提去爱别人。

于是Harry将这段抓在手中的、萌芽中的感情放走了。他是无力的,Oliver要毕业了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发生,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旁边,尤其当他在舞会上看到Katie Bell依偎在Oliver的怀里翩翩起舞的时候——

噢,是的,怎么会把她忘了!?这个刁钻的回忆猛地钻进Harry的脑袋,敲打着他的心,将他几分钟以前还在天花乱坠的好心情一扫而空。

没错,Harry非常思念他,充满了他的回忆是他最有效的镇痛剂,他把想他当作每日必修的课题,甚至已经上了瘾;然后,Oliver的确再一次站在了他的面前,在五年之后的今天。可是,这又能证明什么?他刚17岁,正准备离开学校走自己的路;而Oliver,已经22岁了,过去的这五年发生过什么,他经历过什么,Harry根本没有任何头绪,也从没有人告诉过他关于他的一丁点儿消息!但他出现了,活生生的,出现了!Merlin,Katie Bell在哪儿?他们是男女朋友!Harry知道自己决不会记错的,但他竟然忘了,他竟然该死的忘了个彻底!还站在所有人的面前像个爱情白痴一样傻笑!!

Harry将脸埋进手里,尽量避免别人看到他痛苦的表情,他的心见鬼的疼极了!Harry Potter,you fool!

在心底自我厌恶的时候,他感到有人轻拍他的肩膀。他只能想到Hermione。

“走开,Mione,让我一个人。”Harry闷声说,脸还在手里。

“我不是她,所以我可以留下?”一个声音轻松地开着玩笑。

Harry的心漏跳一拍。God!他以为他会忘了这个声音,但他没有!镇静自己一秒,Harry转过头,并站起来面对他。

“Uh,Hello,Wood。”

Harry用五年前的方式叫出他的名字,然后他不能自控地仔细打量他。

Oliver的头发长了一些,刘海向下并自然地分开,仍然露出他宽阔的额头;两个鬓角也长了,不再贴着脸颊,从正面看隐住了半个耳朵;后面的发梢在耳朵后面不规则地翘着,让Harry想起了自己的头发。但是,请相信,这个发型让Oliver看上去更英俊,也更成熟了。与他的头发一样,他的眉毛还是深棕色,修长,弯出那个温柔而熟悉的弧度。他的眼睛,Merlin,Harry忘不掉那双眼睛,虽然那是非常普通的褐色眼眸,却充满了它独一无二的神情,坚定的、决然的、自信的、热情的,Harry发誓它们仍然在那儿,是他唯一具有的。还有他的鼻子——

“Potter?”Oliver被盯得发窘,有点犹豫地叫着他,同样用五年前的方式。

这让Harry像中了石化咒那样钉在原地。Bloody Hell!他到底在干什么??

他立刻游移着目光,脸像火烧一样烫起来。天,他只是向他五年前的Quidditch队长打了声招呼,就把眼睛粘在了对方身上,不但被当场抓住,脸还红得像番茄,这简直太奇怪了,奇怪透了!

“Uh…Excuse me。”

撂下这句话,Harry抓起长凳上的证书和羊皮纸,以最快速度奔向大门,夺门而出,没再敢看Oliver一眼。他再次把事情搞砸,只祈求没有人注意到他刚才的一幕。但是愿望很快就破灭了,因为Hermione和Ron一起追了出来。



To be continued...
[PR]
by drarry | 2007-03-19 00:53 | HarryPo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