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lash-site of SPN, The Musketeers, HarryPotter, ect... Pairing: Sam/Dean, JP/JA, OW/HP, DM/HP, PW/HP. There're also some Stardom's.
by drarry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
全体
Arrow/Flash Crossove
The Musketeers 2014
SuperNatural
HarryPotter
仙劍奇?傳5
明星志願
PiratesOfCaribbean
RealPerson
未分類
!Attention Please!
HarryPotter同人文區
Harry受中心
1.Oliver/Harry.1
2.Draco/Harry.2
3.Percy/Harry.3
以上不可逆!
禁H攻!
禁NP!
禁O/D/P受!

ooOOooOOooOOoo

Stardom明星志願文
林立翔受中心
1.黎華/林立翔.1
2.克烈斯/林立翔.2
3.李奧布魯/林立翔.3
堅決不可逆
++特別嚴禁++
殺→黎威 克威←殺

ooOOooOOooOOoo

其他RealPersonSlash文
陸續加入ing...

ooOOooOOooOOoo

無斷轉載禁.
任意張貼禁.
轉載請EmailMe
申請.

——黒猫 07.03.09

free counter
以前の記事
2015年 01月
2012年 11月
2007年 06月
more...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I Just Wanna...[5]

This slash is a big present for Sean Biggerstaff, as Oliver Wood. Happy Birthday, Sean, the 24th.
Pairing:Oliver/Harry
Rating:NC-17










Cinco



他的已经成长为一个大男孩的搜球手从他面前落荒而逃,后面紧紧跟着他的两个好伙伴。他们一阵风一样卷出了Great Hall,只留下一根像木桩钉在地上似的Oliver愣愣地盯着半开的大门瞧。

——这是怎么了?他奇怪地眨眨眼,收回目光,停在刚才Harry坐着的那张长凳上。五年就这么一晃而过,他几乎忘记自己毕业那年究竟是怎样的境况,怎样的心情。只记得Great Hall的布置与摆设与现在如出一辙,四个学院的学生与家长也都聚在各自的角落,Dumbledore宣布典礼开始的时候,他坐的位置恰好和今天一样。

Oliver走进第一条长凳与第二条长凳之间,坐在了他刚刚的位子。

只不过那时候他的前面是Percy,他的至交,连续获得了五年的“三好”奖章,并以全年级第一名的毕业考试成绩得到了“优秀学生奖”。他那时穿的袍子和Harry今天穿的一模一样,下摆很长,帽子很尖,怪是怪了点,却令人羡慕。

想来他们那时不过也才17岁,尽管满腹经纶道理,咒语出口成章,挥挥魔杖便可随意施法,但那终究是一群年少轻狂的少年。正经的时候,他们会聚在一起谈未来,谈梦想;一旦无聊起来,女孩儿与偶像则成了话题的中心。

噢,是的。Oliver微笑起来,毕业那年的回忆涌进他的脑海。女孩儿与偶像。

他还记得Percy在毕业典礼上抓着一张精致的羊皮纸灿烂地微笑,走下台后大家都说他那一笑定会流芳百世。Percy连脸上的雀斑也跟着一起变红,不过,好吧,他真是个幸运的家伙。Penelope Clearwater——Ravenclaw的女级长走过来祝贺他,并约定舞会时见,真不知道她转身离开时有没有听到身后一群Gryffindor男生的鬼叫。

那之中当然不包括Oliver自己,因为他在正忙着与他的偶像亲切交谈,是的,那真是场让人难以忘怀的会面。他还是得感谢Percy的面子足够大,竟然将远在罗马尼亚的兄长——Charlie Weasley请了回来。要知道Charlie对于Oliver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他在Quidditch上的天赋一直是他羡慕并追随的,他为Gryffindor Quidditch队创下的成就一直是他努力的方向,虽然他从没有机会和他同场竞技,但这丝毫不能改变他对他的崇拜之意。

Oliver突然想到Harry,这个充满神奇色彩的男孩,Hogwarts历史上最年轻出色的搜球手。他不在乎他是不是人们口中的“The-Boy-Who-Lived”;也不介意他的名气,或是有什么奇怪的能力、闪电的疤痕。他重视的是他在扫帚上的每一个动作,他关注的是他在搜球手方面敏锐的感悟,他喜欢和那个黑发的男孩一起在天空翱翔,看着他稚嫩的侧脸露出无比享受的神情,他身上有着自己无法达成的梦想,这总是让他感谢上帝将这个男孩带到他面前,并做为他的队长,带领着他更好地融入他们至爱的Quidditch。

正如他与生俱来的天赋那般不容忽视地,黑发的男孩有一双漂亮而深邃的绿眼睛。尽管被一对圆镜片挡在后面,那依然让他显得与众不同。Oliver不否认他曾凝视着那双眼睛出神,但那每次都无一例外地因为Harry在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会议室、更衣室,球场上、走廊上,男孩盯得太出神了,Oliver不止一次出声叫他,他才猛然回过神来。当然,也有几次他生气地批评了男孩的不专心,在会议中走神会错过球队的战术指导,在球场上则很可能导致比赛的失利。Oliver曾问过Harry为什么总是发愣,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然而那男孩只是摇摇一头乱发,红着脸,一字一句地:

「如果可以,我真想变成你,Captain。」

那绿色的清澈的眼睛流露出认真与诚恳,令Oliver感到无比熟悉。那是面对着自己所崇拜的人才会有的目光,纯粹而复杂,喜悦而羞赧。Oliver微笑着摸着Harry的头,开玩笑地说那我们可以换一换,并得到了男孩难得舒心的笑容。

他得承认他非常惊讶。他理解崇拜一个人的感觉,却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一天站在被崇拜的立场上。可他的确被Harry崇拜着,这毋庸置疑,而且这一切看起来似乎还没有成为过去。

Oliver想想他17岁时看到Charlie Weasley时的样子,再想想刚才突然见到自己的Harry,一个无奈的笑容爬上扬起的唇角。17岁的少年啊。

他终于理解Harry为什么会窘迫地跑掉,即使他并不享受被当作偶像的感觉。得了,朋友,你应该懂得知足常乐。一个声音在Oliver脑后叫着,他不自觉在心里朝那声音扮了一个鬼脸,并决定将黑发男孩莫名其妙的反应一笑置之。

Oliver将下巴搁在十指交叉的双手上,手肘抵着双膝,眼睛盯着地上的一点,正慢慢寻找着离开回忆的门。一双标准的巫师鞋跳进他的余光之内,他的目光很快滑到那上面,在意识到有人站在他旁边的时候,他抬起头,看进一双庄严的眼睛,略带笑意。

“Wood,十分高兴能再见到你。”年老的女巫师首先开口。

Oliver立刻站起来,恭敬地微笑着回以问候,“晚上好,Professor McGonagall,我也很高兴能见到您。”

“我们有多久没来一次谈话了?”McGonagall微笑着询问,拍着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自己也坐在了他对面的长凳上。

“整整五年了,Professor。”他重新坐好,答道。

“噢,五年,时间总是跑得那么快。”她说,“我似乎还能记起你毕业时的样子,要知道,我已经送走那么多届学生,你那一届和这一届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

Oliver会意地点点头,“我想是的,Professor,我们号称是您最听话的一届学生?”

McGonagall笑起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笑容都让她脸上的皱纹深了许多,“我不知道它是从哪儿传到各位先生和女士们的耳朵里的,不过,它是。”

Oliver抿起嘴点了点头。这件事在毕业时就听Dumbledore校长说过了,还让他们自豪过一段不短的时间。

“Mr.Weasley非常出色,作为Gryffindor的级长,他是我非常得力的助手,”她肯定地笑着,并抬眼看了看正与家人在一起谈天的Percy,再将目光拉回来,“还有你,Mr.Wood,你是知道你为Gryffindor贡献了多少的,对吗?”

“如果您是指Quidditch,Professor,那是我心甘情愿的。”他自然而真诚地说着,没有丝毫虚伪的成分,“我热爱着它,一直都是。所以应是我感到自豪才对,能成为Gryffindor最优秀球队的队长。”

McGonagall为他的诚恳满意地笑着,“你的成绩几乎与Percy一般好,还有你的为人,你的性格,Wood。我征求了所有教授的意见,最后由Dumbledore校长亲自决定追加一个‘优秀学生奖’给你。”

Oliver不自觉瞪大眼睛,终于得到了他一直以来都想知道的答案。原来他在领完毕业证书之后被再一次叫到台上领受另一项根本没想过会属于他的荣誉,是因为得到了这么多教授对他的肯定。Merlin,这真难以置信!

“……谢谢,Professor,真不知该如何感谢您为我所做的努力。”他捂着胸口说着,满眼感激。

“这是你应得的,孩子。”她的语气像极了Dumbledore,“我还记得第一个投赞成票的是Professor Hooch,第二个是……Mrs.Pomfrey,噢,天哪,她的理由竟然是‘Mr.Wood总是担心我太悠闲了,所以经常来督促我工作,一住就是几天,我要感谢他。’”

尽管在校长面前大笑有点失态,Oliver还是没有忍耐太久,Mrs.Pomfrey是位心态非常好的女士,他十分清楚这一点,但是会收到这样的赞成票,他着实没有想到。怎么说呢,只能怪他总是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吧。

发现Weasley一家人和几个其他学院的学生在朝这边张望,Oliver总算收起笑声,并想起McGonagall刚才的话,他开始环视四周。

“Professor Hooch还好吗?”他询问着他的Quidditch导师,若没有她的严格教导,他也许根本不会在他的道路上走得那么顺利。

McGonagall收起微笑,换上一抹遗憾,“或许你可以用猫头鹰找到她,Wood,她已经离开Hogwarts三年了。”

“……原来如此。”Oliver同样遗憾地点头,他早在毕业以前就听说她有意退休,却没想到这么快,“难怪我刚才没有在毕业典礼上看到她。”

“她走了之后,职位一直空缺着,找不到合适的教授顶替,”她回忆着,“原本,她已经找好了接替他的人,但是十分令人遗憾,那个人也不在了。”

“那是谁?”话问出口的时候,Oliver心里已有了答案。

“Cedric Diggory。”McGonagall轻声说着,表情严肃,“让人肃然起敬的男孩。”

他是从每日先知报上了解到的那次事故,图文并茂,所以令他印象非常深刻。那时他刚从Hogwarts毕业半年,还没有决定未来的方向,Cedric是小他一岁的Hufflepuff搜球手兼队长,实力很强,Gryffindor对阵Hufflepuff失利的那几次,都是败在了他的手上。让人懊恼,但也佩服。

Oliver突然间又想起Harry。他站在他面前,苍白而失落的脸还挂着汗水,长长的黑发被浸湿,纷乱地粘在他的脸颊和额头上,绿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地上,始终不敢抬头看Oliver的眼睛。Oliver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他相信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错,他才三年级,13岁,11岁时刚刚了解扫帚不仅能用来清洁地面还能用来飞上天,12岁就抓到了一整个赛季的金探子,对于这样的一个孩子,你还能试图对着他发脾气,就因为他的胳膊比一个16岁的男孩短上一截,所以输给了一个状态正佳的六年级搜球手?

「你可以拥有一个为失利而自责的权利,Potter,却不能勉强别人将错误强加于没有任何责任的你。」

Oliver记得自己这样对黑发男孩说。然后在男孩扑进他怀里偷偷抽泣说「对不起」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输掉比赛,是第二次。

第一次的记忆被他丢掉了。

他的导师发现他陷入了沉思,很快将话题岔开,“或许,你真该在一件事上感谢我,Mr.Wood。”

他的褐色眸子疑问地看着她爬满皱纹的脸,“我有太多该感谢您,Professor。”

McGonagall微笑着,“但这一件格外。Mr.Potter在他刚入学时便成为你的搜球手,”她刻意停顿一下。

Wood的嘴角很快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噢是的,我认为是。”

“和你忠实的支持者。”她把话说完。

“什么?”他抬起一条眉毛,她再一次令他感到疑惑。

“若不是你在毕业之后杳无音讯,连猫头鹰也无法找到你,我猜你早就该收到一封Professor Dumbledore亲署的邀请信,关于请你担任飞行课与Quidditch的教授。”

Oliver将两条眉毛完全地高抬了,瞪大眼睛凝视他的导师,并以张开的双手按在自己胸前,试图得到一个明确的回答,“我?”

“我还没老糊涂,Mr.Wood,你知道Albus从来不懂拒绝他的孩子的任何请求,更何况,Mr.Potter从四年级开始一直将他的前队长挂在嘴边上。”

“Harry?”他无意识地叫了Harry的名字,以另一种方式。

McGonagall校长点点头,并发现Mrs.Pomfrey正站在Great Hall的大门前看着她,试图引起她的注意。

“很高兴能和你叙叙旧,Mr.Wood。如果你愿意为担任教授的事情与我深谈,我会随时在校长室等着你光临,”她微微笑着,站起来,拍着她优秀的学生的肩膀,“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您也是,Professor。”Oliver回以一个笑容,看着她快步走向大门,消失在门口。

他在原地愣了一阵,思考着他们刚才的谈话,直到Percy在后面叫他,示意让他过去,他才迈开腿离开了他曾坐过两次的位置。

“Professor McGonagall说了些什么?”Percy问他。

“呃,很多,对我的出现表示愉快,也谈了一些五年间发生的事情。”Oliver看着他11年的至交,“她还谈到你,说你是他最优秀的级长,她的骄傲。”

“噢,我的Perce,亲爱的,要知道我一直都以你为傲!”Weasley太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隔过他的丈夫给了她的儿子一个令人窒息的拥抱。

Percy表情痛苦地扫视了一眼他的父亲、兄弟与朋友,嘴上却温柔地对他的母亲说着,“是的,Mum,我很高兴能让您觉得脸上有光。”

看到他的脸的人都大笑起来,Weasley太太也笑着放开了他。

“嘿,Wood。”Fred一拍Oliver的肩膀,站到他的一侧。

“Professor没提到小Harry吗?”George神秘地笑着,站到另一侧。

Oliver的目光在他们相同的脸上扫来扫去,“当然,她提到了。她说——”

“噢等等,朋友。”
“先等等,兄弟。”
“让我和Fred猜猜。”
“George和我能猜到。”

双胞胎开始一唱一和,同样的表情,同样的语调,好在所有人早已习惯了,毫不吃惊。

Oliver好奇地看着他们。

“Mr.Potter一直将他的Quidditch队长挂在嘴边上。”
“从四年级开始。”

George学着McGonagall校长的口吻,Fred把这句话补完。

Oliver瞪大眼睛,“我不认为你们离这么远也能听到它?”

“噢得了,朋友,你的记性变差了。”
“我和Fred是大前年才离开Hogwarts的。”
“我们和Harry多相处了两年。”
“没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所以。”

Oliver撇撇嘴,对双胞胎得意的笑容不置可否,“正如所说,你们也毕业三年了,凭什么这么肯定?”

Fred和George对视一眼,双双勾紧Oliver的肩膀,把声音压低至不被他们以外的任何人听到。

“但我们看到了,他跑掉之前。”
“你的搜球手专注的凝视。”
“我猜他一定把你当成了……什么什么。”
“会呼扇小翅膀的金色飞贼。”

“Oh,yeah。”George和Fred放开Oliver,在他头顶击掌,异口同声,“还是这么天衣无缝,伙计。”

看着双胞胎笑闹着结伴而去,一抹无奈滑上Oliver的眼角。虽然他当年没像盯着Quaffle那样盯着Charlie Weasley,但他仍能理解那种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见到偶像时的感觉,无非如此。

“Oliver,Mum和Dad都去了校门口,似乎Bill带着他的漂亮妻子来了。据说还有咱们年级的其他几个Gryffindor。”Percy走过来告诉他,“我们也去看看吧。”

“Okay,”Oliver跟上Percy,离开Great Hall,“咱们年级的?谁?”

“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你们Quidditch的成员。Angelina?Katie?Alicia?”Percy耸耸肩,“或许。”

“Oh。”Oliver点点头,回忆着他许久不见的队员们,“他们都来参加舞会?”

“我猜是来凑热闹的。”Percy撇撇嘴,“至少Bill是。”



To be continued...
[PR]
by drarry | 2007-03-23 22:44 | HarryPo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