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lash-site of SPN, The Musketeers, HarryPotter, ect... Pairing: Sam/Dean, JP/JA, OW/HP, DM/HP, PW/HP. There're also some Stardom's.
by drarry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
全体
Arrow/Flash Crossove
The Musketeers 2014
SuperNatural
HarryPotter
仙劍奇?傳5
明星志願
PiratesOfCaribbean
RealPerson
未分類
!Attention Please!
HarryPotter同人文區
Harry受中心
1.Oliver/Harry.1
2.Draco/Harry.2
3.Percy/Harry.3
以上不可逆!
禁H攻!
禁NP!
禁O/D/P受!

ooOOooOOooOOoo

Stardom明星志願文
林立翔受中心
1.黎華/林立翔.1
2.克烈斯/林立翔.2
3.李奧布魯/林立翔.3
堅決不可逆
++特別嚴禁++
殺→黎威 克威←殺

ooOOooOOooOOoo

其他RealPersonSlash文
陸續加入ing...

ooOOooOOooOOoo

無斷轉載禁.
任意張貼禁.
轉載請EmailMe
申請.

——黒猫 07.03.09

free counter
以前の記事
2015年 01月
2012年 11月
2007年 06月
more...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I Just Wanna...[8]

This slash is a big present for Sean Biggerstaff, as Oliver Wood. Happy Birthday, Sean, the 24th.
Pairing:Oliver/Harry
Rating:NC-17










Ocho



凡是在Hogwarts上过四年级魔法史课的学生,都该记得唯一的那位幽灵教授Professor Binnes在给他们讲授魔法生物时激动不已的样子。特别是Veela,这个美丽而神秘的物种,拥有漂亮的脸蛋和纯金色的头发,他们对他人表现出的冷漠高傲,完全与他们在伴侣面前的温柔体贴不相上下。

Weasley家的二儿子Bill就有幸娶到这样一位Veela妻子,Fleur。那真是幸运的,对任何喜欢憧憬的小伙子来说,谁不希望自己的爱人成为所有女人中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呢?可是,好吧,的确有人不希望,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打算再给家里多添一个Veela。

他们是谁?当然是Weasley家的另外几个成员。

并不是惧怕Fleur,也不是Bill不允许他们接近他的妻子,而是当你偶尔想与你的兄长来个小小的恶作剧,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黑色幽默的时候,你就会看到那个金发的生物在一瞬间启动了她的过保护机制,将一个牢不可破的防御体系施放在他们的周围,并朝你愤怒地瞪着蓝眼睛,谁也休想接近半步。

因此就连被称为“会走路的魔药”的双胞胎也不得不远离他们的二哥,对Fleur更是敬而远之,永远保持一个从魔法学角度来讲比较安全的距离。

然而,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所有的Weasley都将一个决然的神情挂在脸上并且坚定地站到Fleur,和她带来的精美的服装的旁边,几双眼睛还一眨不眨地朝那些缀满蕾丝花边的衣服沉默着示威,那些正被他们满脸堆笑的母亲抓在手中的华丽的中世纪宫廷风格。

没有人愿意走向Molly Weasley,包括她的丈夫Auther。只有Oliver站在接近她的地方没有朝Fleur移动(他现在是一个完全的局外人,幸好)。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相对无言,只是对视,而这最终导致Weasley太太失去了她的耐性。

“Bill,过来这里!你是兄长,给你的弟妹们起个表率。”

“事实上,Mum,Fleur已经决定了我的穿着,而且似乎不能更改。”

她竟然将Veela儿媳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赶忙跑去捡回来,并附上一个抱歉的微笑,对Fleur。

“或许该从最小的开始,好了,来吧,Ginny亲爱的?”

“我不能穿得像Ron,Mum,那样就没有男孩愿意和我跳舞了,求您?”

Molly看着她已经出落成一位漂亮姑娘的小女儿,动了恻隐之心,最终将她期待的目光放在了她最骄傲的Percy的雀斑上。

“Perce?你总不会拒绝你可怜的母亲的,对吗?”

“噢不,当然不。”
“太精确了,Mum。”

双胞胎学着Percy说话的口气和动作替他回答,Fred还示意地戳了戳Percy的肩,这无疑招致了Percy一个愤怒的瞪眼。

“Perce?”Weasley太太抖了抖手中紫红色的复古晚礼服,这可是从她祖母的祖母那一代继承下来的。

“Mum,我…我真的……”Percy难得为如何拒绝她而愁眉苦脸,他很想听母亲的话,但是,他痛恨那些衣服,非常痛恨。

“好了,Molly,不要再为难孩子们了。”Weasley先生不忍看Percy如此为难,及时地帮他解了围,这让他的三子感激地看着他,“他们已经长大,不是处处都需要被照顾的小孩,他们该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Weasley太太找不到借口辩驳他的话,沮丧地低头看着她的衣服,“我只是希望有人能穿它,当年我父亲从Hogwarts毕业的时候就是穿着这个,并且得到了我母亲的青睐。”

“我真想看看滑稽的祖父。”
“还有欣赏滑稽的祖母、Ouch!”

双胞胎窃笑着小声嘀咕,Ginny用力地顶了一下George的肋骨,他吃痛地叫了一声,但很快闭上了嘴。因为Molly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嘲笑,瞪大的眼睛能喷出火苗。

“有人愿意穿吗?”Percy心疼他的母亲,于是勇敢地提问,想当然,所有Weasley都向后退了一步。他看着屋内,另外四个Gryffindor有三个已经到另一个房间去换她们的衣服了,只剩下Oliver还站在旁边。

Percy突然想到他的朋友来得很匆忙,根本没有带可以参加舞会的衣服。

“Mum,让Oliver穿吧。”Percy毫不客气地拍板做了决定。

被莫名其妙卷进家族问题的Oliver登时傻住,抬起右手食指不敢相信地指着自己。

“Oliver?”Weasley太太吃惊地望着像他儿子一样的棕发男孩,“你可以吗,亲爱的?”

“…我?”他总算能吐出一个字。

“他可以的,Mum,他没带礼服。”Percy在心底默默道歉,Oliver怒视了他。

“你没带衣服吗,Oliver?”Molly期待地问。

“我——”他真想说他带了,尽管他的确没带,他来得太匆忙了,“夫人,我…”他踌躇地揉着裤子的两侧,惊恐地凝视那些紫红色的蕾丝,突然想奔去Quidditch更衣室换他的比赛服。是的,他宁愿穿那个去参加舞会!“我…我确实没带正装。”

可惜他见鬼的不懂撒谎。

“噢,那正好,孩子,”Weasley太太了却一桩心事,满意地笑着,“我会很高兴你穿这——”

“No。”一个没有起伏的声音跳进每个人个耳朵,他们立刻循着它,看向那个金发的Veela。

“怎么呢,亲爱的?”Bill不解地对上他妻子蓝色的眼睛,并发现她的手里拎着一套只有上流巫师才穿得起的隆重的晚礼服。

Fleur微笑着吻了她的伴侣,没有理会其他人,直接将她高傲的目光放在Oliver的脸上,“如果你就是那个Oliver Wood,恐怕你今晚必须得穿这个。”

在Oliver跳脱又一次震惊试图开口询问她之前,那套衣服已经向他漂浮过来,最终沉重地落在他的手里。

当Katie和另外两个Gryffindor穿好裙子从旁边的门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幅画面,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Oliver,Oliver同样目瞪口呆地盯着他手里的一套纯黑的巫师装。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想弄明白『那个Oliver Wood』到底是什么意思?




显然Fleur很高兴她带来的衣服能赢得众人的支持,她把这个现象当作自己在Bill心中的地位更上一层楼的契机,难得地对每个人露出了笑容。她把自己准备好的巫师礼服统统飘在半空,让在场的所有人自主选择,除了她和她的伴侣的衣服已经决定好,当然,还有Oliver的。

她按照他们手指的方向挥动魔杖,衣服就一套一套地掷进各人的怀中,看上去每个人都很满意。双胞胎挑了完全相同的两套,Ginny选的裙子不比三年级时Hermione穿的那条差多少,Percy也选了一套满意的。然而,他们也发现没有哪套衣服能比Oliver手中的更吸引眼球。即使他们只是粗略地看了一眼,也毫不怀疑那些衣服出众的质地与高级的料子。双胞胎的恶作剧商店自从开业以来也曾有不少上流巫师慕名而至,他们看过那些人的穿着,所以相当肯定那衣服价值不菲,穿起来也必定光鲜照人。因此,当Oliver从门的另一侧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一种绝对惊诧的、半张着嘴的、呆滞的表情盯着他们摇身一变的老朋友。

而这些难以言喻的表情一直有效地潜伏在他们的脸上,直到他们换好衣服重新走到Oliver身边时再一次浮现出来。

“Oh,my lord,”Percy像不认识他的至交似的那样看着Oliver,“Oliver,这些衣服…它们…它们让你一步登天了!”

Oliver仅仅耸肩,不知该作何反应,他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对这件事困惑不解。他原本没想穿Fleur的衣服,因为他不明白这么做的必要是什么,也不喜欢过于高级华丽的衣服,那让他觉得全身像被捆住了那样难受,与其穿着它不如穿Quidditch比赛服,至少后者让他觉得很自如、舒服。但是,好吧,他已经被逼到了悬崖的一角,在没有自带礼服的前提下,他只能在这套高级货和Weasley夫人的紫色蕾丝中间二选一,于是他没有犹豫太久也站到了Fleur那一边。Fleur显得比Weasley夫人更加迫切地希望他能穿上她的礼服,Oliver从她的眼睛中读到了这一信息,他把它当作Veela的虚荣心作祟,即使他的心已经被疑问塞满了。

坐在万应室沙发上的四位Gryffindor女士将她们的四双大眼睛紧紧粘在Oliver的身上,Oliver突然觉得领口勒得有点儿紧,于是他抬起手拽了拽造型独特的黑色丝巾。这屋太热了。

Fleur一直以不同于他人的审视的眼光看着对她来说还是个陌生人的Oliver Wood,站在一个普通女性的角度来看,他的确是一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但恰好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性,她是一个Veela,所以在她眼里,Oliver根本无法与她的伴侣相比,而且她会格外“照顾”一个陌生人是有相当重要的原因的。

她走过去帮Oliver整理被他拽乱的丝巾,并将黑缎子似的披在身后的巫师长袍按照它该有的完美状态造型着。Oliver感激地朝她笑笑,以他个人之力办不到的事情,他更愿意交给能做好它的人来处理。

这就好比他在Quidditch上的态度。他或许是优秀的,但他不万能,他是将重心放于防守的Keeper,队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他可以拼命接住每一个飞来的Quaffle让对方的得分为零,却无力改变自己的零分。因此他需要有人将Quaffle精准地投进对方的圆环,还需要有人挥动球棒将Bludger击出干扰对手,更需要有人赶在对手之前抓住神出鬼没的金色小球,为比赛奠定胜利。

黑发男孩在赛场上任意驰骋的英姿突兀而清晰地跳进他的脑海,一飞、一停、一个急转、一个俯冲,他吃惊于那些场景至今仍如此深刻地留在他的回忆之中。

大门开合的声音将Harry的影子从他的眼前抹去,Oliver回过神发现Fleur还在斟酌他的衣服,他知道Veela热爱追求完美,但是这逐渐变得不那么轻松了,尤其当他回头看到Bill送别了他的父母走进屋,并很快将视线停留在他们这一个角落的时候。

Oliver下意识地躲开了Fleur朝他黑色的外袍伸来的手,而这个明显的动作得到了Veela一个相当不满意的皱眉。

“我想我自己可以处理剩下的,Mrs.Weasley,谢谢你的帮忙。”Oliver谦逊地朝她微笑着,随即念了无杖咒语,将伫立在万应室角落的一面镜子召唤到跟前。

Fleur对此没有表示抗议,但也没有点头同意,她依旧看着Oliver的衣服,似乎想一眼看出所有她不满意的细节。

Oliver有点不能承受那么多人同时用热切的目光盯着他瞧,事实上他以为他会习惯这个了,经过五年的磨练,可是,显然他还需要更多磨练。

在他犹犹豫豫地凝视镜子的时候,他从那里面看到双胞胎正在门那边和Bill调侃着什么,边说还边指着他与Fleur,Oh Merlin,Oliver在心底哀叹一声,希望上帝保佑他的击球手们不要说太多无聊的废话。

“Mr.Wood。”Fleur毫无预兆地叫了他,险些拉断Oliver紧绷的神经。

他平复一下,褐色明亮的眼睛凝视着她,“Yes?”

“你大可不必怀疑Veela与他的伴侣彼此间的信任与忠诚,”她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着,“这只是一场赌局。”

Oliver皱起额头,低头看了看身上与众不同的巫师服,又看了看Fleur的蓝眼睛,怀疑地问着,“我想…我不太能理解‘赌局’在这里的正确含义?”

听到他们谈话的Weasley和Gryffindor都好奇地注视着他们,每个人的脸都显得兴味盎然。

“赌局?亲爱的?”Bill望着他的妻子。

Fleur柔笑着走过去吻了他,“是的,Bill,”她说,“两个女人的赌局。”

George和Fred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刻让他们的脑袋灵光一闪,是的,就像现在,当万应室陷入一片沉思的时候,他们明了地对视,立即猜透了对方的心思。噢,相信我,那根本不难猜,因为他们所想的完全一样。

“嘿,George和我有话说。”
“当然,听我和Fred的准没错。”

Percy将一个白眼丢向他们,“你们又打什么鬼主意?”

“这怎么能是鬼主意?”
“鬼可想不到这主意。”

“说来听听?”Alicia抬起头问道,她的两个同学正在他们随身的背包里摸来摸去。

George嘴里嘟囔着,Fred也嗫嚅着,他们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我记得我带了,伙计。”
“我也记得你带了。”
“但是小东西不知躲到哪儿去了。”
“倒出来看看。”

Fred二话不说将背包里的东西哗啦一下倒在床上,George识相地将刚才Fleur放在床上的东西往旁边推了推。

Oliver好奇地探头看,各式各样的被缩小的道具琳琅满目,有看上去像食物饮料的,有的像锤子剪刀,有的像书本笔纸,还有扫帚、铁盆,柜子、桌子,甚至还有被缩小的床!

George突然抓起一个小口袋兴奋地叫着,“嘿!在这儿!”

Fred把床上的东西统统扫进背包,催着George,“快数数。”

“2、4、6……18种,一个不少!”
“干得漂亮,伙计!”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Ginny皱着眉看着她一模一样的兄长。

“火焰威士忌。”
“18种口味。”
“18种效果。”
“我们的新发明。”
“今晚看看效果。”

Percy来回看着他们的脸,“你们的意思是……不去破釜酒吧了,而要在Great Hall里一醉方休?”

双胞胎露出他们整齐的牙齿。

“这可没门,”Bill摊开双手,“这是Hogwarts的毕业舞会,不准胡来的。”

“今年学生自主。”
“校长已经说了。”
“所以我们要留下。”
“火焰威士忌足够了。”
“就缺一大捧爆米花。”

爆米花?Oliver眯起眼猜忌地盯着他曾经的队友们,语气肯定而陈述,“你们有其他目的。”

“留下看戏,Mr.Captain。”他们异口同声,满眼兴奋。
[PR]
by drarry | 2007-03-27 01:22 | HarryPo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