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lash-site of SPN, The Musketeers, HarryPotter, ect... Pairing: Sam/Dean, JP/JA, OW/HP, DM/HP, PW/HP. There're also some Stardom's.
by drarry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
全体
Arrow/Flash Crossove
The Musketeers 2014
SuperNatural
HarryPotter
仙劍奇?傳5
明星志願
PiratesOfCaribbean
RealPerson
未分類
!Attention Please!
HarryPotter同人文區
Harry受中心
1.Oliver/Harry.1
2.Draco/Harry.2
3.Percy/Harry.3
以上不可逆!
禁H攻!
禁NP!
禁O/D/P受!

ooOOooOOooOOoo

Stardom明星志願文
林立翔受中心
1.黎華/林立翔.1
2.克烈斯/林立翔.2
3.李奧布魯/林立翔.3
堅決不可逆
++特別嚴禁++
殺→黎威 克威←殺

ooOOooOOooOOoo

其他RealPersonSlash文
陸續加入ing...

ooOOooOOooOOoo

無斷轉載禁.
任意張貼禁.
轉載請EmailMe
申請.

——黒猫 07.03.09

free counter
以前の記事
2015年 01月
2012年 11月
2007年 06月
more...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I Just Wanna...[9]

This slash is a big present for Sean Biggerstaff, as Oliver Wood. Happy Birthday, Sean, the 24th.
Pairing:Oliver/Harry
Rating:NC-17










Nueve



Harry从没意识到Gryffindor塔到Great Hall的距离竟然这样近,好像他还没走几步就到了最后一个转弯处。这一路上走走停停,始终没有见到半个人影,Harry为此感激着,但一想到马上就要踏进舞会会场,沐浴在众人的目光之下,他就有点犯怵。

“Mione,”不安定的感觉导致Harry再一次伸手拉住了Hermione的胳膊。

他的朋友停下脚步,有些无奈地转头看着他,“什么,Harry?”

Harry不自然地扯扯白色礼服的衣角,又低头拉拉黑色的裤子,双眼满载担忧,“你看我…你看我还行吗?”

“当然,你看上去非常棒。”Hermione又重复了一遍她刚才说过不知多少次的话。

“真的,伙计,你很好。”Ron也说道,“别担心太多。”

“可是,可是我——”

“Harry,放松点,你这一路已经问过我们无数次了,相信我们,也相信你自己,好吗?”Hermione打断他的话,除了尽可能让他放松,她也不知道还能再劝他点儿什么。

Harry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刚迈出一步又立刻站住,“对了。”

“Gods,”Hermione想一头撞上旁边的墙,“又怎么了?”

“我的眼睛,它们看上去…正常吗?”Harry指着自己的绿色眸子询问地看着他的朋友们。

Ron皱着眉看了好半天,“我认为…他们还是绿色的?”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有没有红眼圈?你们知道,我刚才…”想起自己刚刚哭过,Harry不禁又脸红起来。

Hermione把他的眼镜取下来,脸凑到他跟前,盯了半天,“好象有点。”

“但不明显。”Ron也盯着他说,“Oliver不会这么近看你,伙计,放心。”

“不会说话就闭嘴,Ron。”Hermione瞪了他的男朋友一眼,拿出魔杖念了魅惑咒,将已经不那么显眼的红眼圈完美地遮盖了。随后她又将Harry的眼镜做了调整,让它们大小合适地重新架在他的鼻梁上,“唯一的缺憾是这副眼镜,你应该去配一副隐型的。”

“隐型的眼镜?”Ron想象不出那会是什么样的。

“是的,Muggle爱用品之二。”她答道,侧身朝Great Hall的大门探了一下头,回头看着他们,“该入场了,我们走吧。”

男孩们点头回应,他们一起绕过那个转弯。走廊渐渐热闹了起来,Harry的出现无疑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惊讶的吸气声此起彼伏,更免不了针对他的指指点点。他尽可能地忽略那些朝他投来的灼热的目光,使自己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与他的朋友们一起走进Great Hall敞开的大门。




Hermione的心情实在好得不得了,因为她发现当Harry走进灯火通明的舞会会场的一瞬间,有至少五个人掉了他们的下巴,而那五个没有了下巴的可怜人又引起了更多的人注意,循着他们直勾勾的目光看向站在大门口的金光闪闪的Harry,也掉了他们的下巴。于是在不短的一段时间内,整个Great Hall呈现出绝对的寂静状态,几乎所有的学生,老师,和家长们都义无返顾地将他们的眼球丢向Harry,并且毫不介意它们就那样粘在他的身上。

她有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关于她私下里与另一个人的赌局。这件事她并没向任何人提起,包括Harry与Ron,她希望它能更秘密地进行直至被昭然若揭。只不过,她有点同情眼前这些像被施了石化咒的人们,因为她坚信她强大的对手会让另一场视觉风暴席卷这间不小的会场,在几分钟之后。而现在,她但愿到时候在场的所有人能更好地托住他们的下巴。

Hermione像得了又一个全年级第一名似的得意笑容被Ron悉数看在眼里,他奇怪地琢磨为什么她看上去比Harry还要高兴?要知道,Harry现在的样子像是被吓傻了。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Harry是一个见过世面的孩子。从他第一次被Hagrid带进对角巷开始,他就已经学会习惯如何面对众人热切的注视,在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有他的出现,那必定会引起一阵不小的风波,包括他被魔法部的高层人员,以及所有凤凰社的成员凝视着,甚至是Voldemort和他的食死徒们。

然而,他头一次被盯得连转一转眼珠都困难异常,真的,要知道他们的目光太…执著,且激烈,几乎迫使Harry立即转身逃跑。但是,他没有。他镇定自己,意识到还有些事他要去做,必须去做,于是他留在了原地,认命地接受那些密密麻麻的目光的洗礼。好在Remus微笑着走到他的跟前,慈爱地拥抱了他,遮挡了那些视线。

这个亲人之间极其普通的动作像一剂强心针注射进所有观众的身体,他们终于回过了神,Great Hall也猛然喧闹起来。女孩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男孩们显得既羡慕又嫉妒、老师们很快重新开始了交谈,家长们对他们刚刚的失态唏嘘不已。

“Remus…”Harry给了他像父亲一样的狼人一个拥抱,闭上眼努力将周围各种针对他的讨论声摒除掉,再重新站好看着他布满伤痕的脸,“很高兴你在。”

“我也很高兴,Harry,能看到这样一个英俊的大男孩站在我面前。”Remus慈祥地笑着,克制自己的手不去抚摸他难得整齐的头发,而放在他的肩膀上,“我不得不说,如果James看到你这个样子也会嫉妒得不得了,他的儿子比他出色多了。”

“谢谢,”Harry露齿而笑,朝他示意站在身边的Hermione,“这都是Hermione的功劳。”

Hermione像是如梦初醒一般,很快收起她原先有点紧张的神情,露出一个欣慰的微笑,“Harry,Professor Lupin是对的,这些衣服只有穿在出色的人身上才会彰显它们的独特魅力。”

“噢,Miss Granger突然谦虚起来了,你说是吗,Harry?”Remus善意地开着玩笑,惹得Hermione臊红了脸,Harry和Ron笑了起来。

与Remus单独交谈了一会,Harry目送他回到他的教授席位。Hermione没给黑发男孩时间发呆,很快拉着他与Ron一起走到一张圆桌旁。Ron刚想拉开椅子坐下,Hermione突然拽了拽他的手,朝他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Harry坐在他那个位置。Ron困惑地眨着眼,但还是听从了她的安排,坐到了她的旁边,与Harry之间隔了两把椅子。

Harry的心一直系在还没有到场的Oliver的身上,并没有留意到他的朋友们异常的举动,他很高兴自己坐的位置恰好可以看到大门,也毫不怀疑这是Hermione故意安排的,但他又有那么点紧张,不敢看着那里太久,只好将目光放在洁白的桌布上。

直到Harry开始兀自发起呆,Ron才小心地移动了一下椅子,贴近旁边的Hermione,“Mione,”他嘘声叫着她,眼睛盯着Harry低下的头,“你这么做是想让Harry第一时间看到Oliver吗?”

他等了三秒,发现他的女朋友没有做声,以为是Great Hall乱哄哄的,她没听到,于是他这次将声音提高了一点,“Mione?听到了吗?”

“真见鬼!”Hermione几乎是咬着牙咒骂了一句。

什么!?Ron没等到回答却等来了一句诅咒,不可思议外加有点愤怒地将他的目光拉回来,投在她的侧脸上,发现她的目光直视,并没像他以为的那样在骂他。而这让他更迷惑了。

“你怎么了,Mione?”

“我说真见鬼,Ron。”Hermione嘘声说,看上去心情很糟。

“什么见鬼?”Ron皱着眉。

“我让Harry坐在那个位置不是为了他的心上人,”她的细细的眉毛纠结在一起,俯在他的耳边说,“我是为了让他背对那些Slytherin!”

“为什么要让他背对他们?”Ron自然地想到Draco Malfoy,尽管他已经开始相信他改邪归正了。

Hermione泄气地翻翻眼睛,轻轻往她那边扯Ron的袖子,“你看那边的,坐在Malfoy旁边的那个。”

Ron小心地闪了半张脸,从Harry左侧的耳朵与肩膀之间的空隙中看到了金色脑袋右边的那张熟悉的面孔,几乎同时低声骂起来,“Bloody Hell!!那是…那是……”

“Blaise Zabini,你没看错。”Hermione平板地说着。

“典礼的时候我记得他不在,为什么会突然出现?”Ron将身体摆回原来的位置,瞪着Hermione,就好象她招惹了他,“他的毕业证书,好象,好象还是Malfoy替他领的!”

“是的,没错,我也以为他不会来了,”她不耐烦地说,“但是他来了。”

“天啊真见鬼……这可真见鬼。”Ron恶心地皱着鼻子,“希望他不要捣什么乱。”

“我看这不可能了。”她尽量控制着音量地说着,“刚才Professor Lupin和Harry说话的时候,我就看到他一直盯着我们,直到我们走过来坐下,他那双饥渴的眼睛始终没离开Harry!”

Ron半张着嘴,垮着脸,有点同情地看着一直将目光保持在桌布上的Harry,除了在心底祈祷一切顺利之外,不知做什么才好。Hermione在桌子下面狠狠地攥着拳头,瞪着那个在她意料之外的家伙,知道他们今晚可能会有大麻烦了。




Blaise Zabini和他们是同级生,一个纯血统的Slytherin,人长得又瘦又高,与Draco Malfoy不相上下,脸还算英俊,配上他一头棕黑的短发也刚刚好。他的家族在这一代Slytherin中,地位仅次于Malfoy家和Parkinson家,排列第三,因此这理所当然地被他当作高人一截的筹码,连走路也是扬着头的,十分不可一世。按理说,像他这样的身家背景,外貌身材,应该是属于非常受欢迎的那一类人才对。然而,事实完全相反,不要说Hogwarts,甚至在Slytherin也没有人愿意与他太亲近。

原本,有关于这个人的任何,都是与他们三个Gryffindor毫无瓜葛的,他们为了应付Draco Malfoy已经够累了,根本没有闲工夫去研究其他Slytherin的性格扭曲程度。然而,他们被逼着不得不开始关注Blaise Zabini,在他们六年级上到一半的时候。

他们发现Blaise身边不缺女孩,但是没有哪个女孩对他是真心的,Hermione曾暗地里问过一个和他在一起的已经于去年毕业的Ravenclaw的女生,她没想太久便给了她一个理由:「Zabini心机太重,不适合长期交往」。是的,这就是最关键的一点,他是个相当有心计的人。如果说Draco Malfoy是明着欺负人,那他就是暗的,总是在你最不留心的时候冷不防地捅上一刀。因此,所有清楚这点的人都比厌恶Draco更加厌恶Zabini,特别是Harry。

Zabini在六年级的一个下午突然拦住他们三个Gryffindor的去路,并提出要约会Harry。这让Ron恶心到家了,没说几句就要掏魔杖,而Hermione却从Zabini和Harry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端倪。Zabini是轻佻的,显得满不在乎;Harry颤抖着,显得怒不可遏。她从没看过Harry对谁露出过这样恨之入骨的表情,包括Voldemort。要知道,假如目光可以杀人,Zabini一定早就倒下了。

Hermiones曾试图询问Harry原因,但他一直对此守口如瓶。这似乎是他心底一个不能触碰的秘密,一个神圣的角落,她怀疑Harry之所以会如此憎恨Zabini,很可能是那个阴险的Slytherin曾以什么方式亵渎了它。

于是,Harry的最后两年都是在Zabini不厌其烦和不知廉耻的骚扰中度过的。有好一阵他们两个都不允许Harry一个人去图书馆晚自习,生怕老谋深算的Zabini对Harry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尽管Harry担保他不会有事,他们还是不能放心,Harry的身材与Zabini相差太多,万一他无法使用他的魔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Fuck!”

听到咒骂,Draco斜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Zabini,并对他一脸欲求不满的德行嗤之以鼻,“谁又惹你了。”

“Granger!那个该死的泥巴种从走进大门开始一直恶狠狠地瞪着我。”Zabini愤怒地吼,眼睛还不自觉地飘向Harry的身体。

“你不看她怎么知道她看你。”Draco没有语调起伏地说着。

“谁在该死的看她!?我在看Potter!他今天晚上简直太他妈惹火了。”Zabini靠着椅背,右手肘支在扶手上,食指摩挲着嘴唇,双眼欲望地盯着Harry的背,声音嘶哑,“真想干他。”

Draco继续保持他最初的姿势,将一只脚平放在另一条腿上,上面压了一本厚厚的书,关于魔法部人员选拔的详细说明和考试试题大全。

Draco根本没兴趣管Zabini的闲事,而且在某些事情上他十分看不惯Zabini的做法。所以就算他们都是Slytherin,还是同学,并且两家在战后由于一些原因走得很近,他也不打算交这个朋友,现在不打算,以后也一样。

但是他天生敏锐的余光留意到Zabini低手拽了一把裤裆,并将翘起的脚放平,两手按在椅子扶手上,作势起立。

“Blaise。”Draco翻了一页书,很愉快地发现一道非常难的题目被他解对了,“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这是毕业舞会,在教授们的面前我劝你适当收敛。”

Zabini眯起眼打量Draco毫无表情的、正低头看书的脸,听着他平铺直叙的劝诫,想了想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终于暂时压住了想一把抓住Golden-Boy将他按到墙上的强烈冲动。

“你是对的,我想。”Zabini耸了耸肩,斜了一眼坐在身后不远的教授们,现在就把事情闹大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坏处。他的父亲刚从Azkaban出来不久,他不该再干那些会惹出乱子的事,至少,不能在教授的眼皮底下。

不过,他也没打算放过今晚这最后的机会。他敢打赌Potter会穿得这么魅惑绝对是有原因的,像他这种不修边幅的人突然变得光彩夺目,除了『那个』之外,不会再有别的缘由。Zabini的嘴角弯出一个邪恶的弧度,十分欢迎这一天终于来到他面前,要知道他为了等待这该死的一刻已经忍了快一年半。

又一阵死寂将整个Great Hall笼罩,Zabini抬起头,循着几个Slytherin女生瞪眼的方向,看到一群衣着豪华的巫师涌进大门并直接朝Gryffindor三人组的桌子走去,他打量半天,只能从那里面认出穷鬼Weasley家的双胞胎。

那两个让人分不清的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Zabini思考了两秒,啐了一口。管它的。


To Be Continued..
[PR]
by drarry | 2007-03-29 01:02 | HarryPo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