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lash-site of SPN, The Musketeers, HarryPotter, ect... Pairing: Sam/Dean, JP/JA, OW/HP, DM/HP, PW/HP. There're also some Stardom's.
by drarry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
全体
Arrow/Flash Crossove
The Musketeers 2014
SuperNatural
HarryPotter
仙劍奇?傳5
明星志願
PiratesOfCaribbean
RealPerson
未分類
!Attention Please!
HarryPotter同人文區
Harry受中心
1.Oliver/Harry.1
2.Draco/Harry.2
3.Percy/Harry.3
以上不可逆!
禁H攻!
禁NP!
禁O/D/P受!

ooOOooOOooOOoo

Stardom明星志願文
林立翔受中心
1.黎華/林立翔.1
2.克烈斯/林立翔.2
3.李奧布魯/林立翔.3
堅決不可逆
++特別嚴禁++
殺→黎威 克威←殺

ooOOooOOooOOoo

其他RealPersonSlash文
陸續加入ing...

ooOOooOOooOOoo

無斷轉載禁.
任意張貼禁.
轉載請EmailMe
申請.

——黒猫 07.03.09

free counter
以前の記事
2015年 01月
2012年 11月
2007年 06月
more...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I Just Wanna...[10]

This slash is a big present for Sean Biggerstaff, as Oliver Wood. Happy Birthday, Sean, the 24th.
Pairing:Oliver/Harry
Rating:NC-17










Diez



剪裁合体的晚礼服紧绷在Harry的身上,让他不能完全掉进他沉思的漩涡里。每当他的脑袋因为重力的引导向下垂的时候,脖子上黑色的缎带就勒得他难受十分,于是他只好放弃走神的打算,心里痒痒地听着他的朋友们在圆桌另一边的低声谈话。他知道他们是故意把声音降到自己听不清的分贝,也知道谈论的话题必定与自己有所关联,他很想问他们在说些什么那么神秘,也想干脆坐过去两把椅子,到Ron的旁边直接加入他们的谈话。但是,显然,他更加介意自己现在的位置,能第一时间看到从大门走进来的每一个人,现在,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这个姿势有点累,Harry将脑袋转动了一下,把视线从洁白的桌布上捡了起来,然而,这轻微的一个小动作却像灵活的开关一样扼制了Hermione与Ron的低声嘟囔。Harry实在很想知道他们究竟在谈什么,要防着自己到这样的一个程度?不过,他终于还是暗暗地叹了气,重新保持着一个看上去在发呆的姿势。他不想剥夺别人拥有隐私的权利。

但这次他真的开始考虑了一些事,一些他不愿意去多想的。

刚才他和Remus单独说了一会儿话,只有他和他,没有其他人听到。他还记得当他们走开一点,远离了Hermione和Ron,Remus就只是低头看着他。他的脸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有一条横跨他的面部,穿过了他的额头,左眼,鼻梁,唇角,直到他右下颌,Harry记得他说这是Sirius为了让他冷静下来而用他尖利的狗爪子抓的,在Remus某一次变身狼人发狂的时候。

「听着,Harry。也许我猜错了,也许没有,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永远支持你的决定,无论那是什么。而你,只需要把握机会抓住幸福的尾巴,将它留在你的生命里。」

Remus突然语气真诚地说了这句话,Harry凝视着他棕色的眼睛,他好像能从那里面看到很多,又似乎什么也看不出来。Remus是一个不轻易向他人袒露感情的人,Harry深知这一点,因此,某一个问题在他嘴里翻来覆去,越想藏越藏不住。

「Remus,你抓住你的幸福了吗?」

狼人愣了愣,表情柔软了下来,Harry十分确定他再一次看到了他眼中的伤痛。

「我曾失去幸福,那让我痛不欲生。所以我现在希望你能快乐,Harry,要知道能在你身边替你的父母与教父照顾你,才是我今后最大的幸福。」

Harry认为Remus可能十分清楚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但他依旧没有把话说明白。他们口中的那个『幸福』,就是Harry的教父,他上三年级的时候从Azkaban逃出来的Sirius Black。在Harry开始懂得爱情之后,曾不止一次想起Sirius死去的那晚,Remus在办公室里撕心裂肺痛哭的样子。他以为他才是那个最伤心的人,因为他失去了他唯一一个亲人。然而事实告诉他,Remus比他更加痛苦,更加伤悲,不仅因为他失去了他的朋友,他的至交。他还失去了他的爱人

我失去了我的爱,永远,永远。——听到他这样低喃着,站在门外的Harry无力地靠在墙上,几乎为这沉痛的事实崩溃。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敢与Remus单独相处,他怕他不能够原谅他,因为Sirius的死,他怕他被Remus怒骂着将自己一脚踢开,并发下毒誓决不再像从前那样再次对他露出微笑,尽管那不是Harry的过失。然而,Harry错了。Remus还是那个Remus,会给他讲很多他父亲与母亲的故事的Remus,会帮助他给他安慰与鼓励的Remus,会慈祥地笑着,并希望能代替Sirius与他一起生活的Remus。

Harry眨眨有些酸涩的眼睛,不敢看向教授席的方向。他怕他看到Remus会哭出来,即使他从不在别人面前流泪。但是今天的情况实在有点特殊,要知道。他已经哭过一次了,当着他好朋友的面,而现在他在整个学校的面前,那么多双眼睛关注着他。哭泣?这可不好玩。Harry想着,将头偏向大门的方向,有几个Hufflepuff的学生走了进来,还是没有Oliver的身影。Harry的眼睛无神地盯着黄黑相间的围巾,回忆的潮水又向他涌来。

Cedric Diggory。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Harry开始害怕听到这个名字。或许,是从他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的眼前倒下,停止呼吸的那一刻开始;又或许,是他将他的身体拼命地拖到Quidditch比赛场的草坪上,祈求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梦,却仅仅触摸到一双冰冷的手那一刻开始。

他死了,在自己的面前。Harry知道他应该可以改变这一切的,但是晚了,他已经死了。在众多尖叫声与哭泣声中,他被人从Cedric的身边抓走,再也没见过他。Harry曾希望自己能得到惩罚,哪怕有谁来诅咒自己,挑最难听的话辱骂自己,都可以。可是他没有如愿,Amos Diggory——Cedric的父亲,他是那么以儿子为荣,那么爱他的儿子,却没有憎恨Harry什么。

因此Harry一直不能释怀。他想知道会不会有人也撕心裂肺地为Cedric流泪,低喃着那句——我失去了我的爱,永远,永远。Harry根本不指望那个人会像Remus一样原谅自己,但他一直想遇到那个人,并真诚地说上一句迟到的对不起

一阵疼痛冲击了Harry的心脏,他只是简单地从沉思中回过神,轻轻皱了皱眉。他不是不在乎,而是习惯了。这几年他一直活在这样的苦楚里,由一个回忆而引发的心痛已是家常便饭。

他的朋友们还在圆桌的另一头低声交谈,Harry为了不徒增他们的紧张,仍旧低头看着白桌布。他在猜测Oliver这么久还不来的原因,为了避免自己胡思乱想,他尽量往轻松的方面考虑。也许,他的队长在发愁穿什么出席;或者,突然有些事情让他不能及时换好晚礼服。Harry已经尽力了,却还是担忧起Oliver是否真的会出现。

“嘿,Gloria,快看Potter,他简直迷人得要命。”

一个女孩的声音敲进Harry的鼓膜,他不由自主地僵直了一下。在Great Hall这么吵杂的场所还能听得这么清楚,若非他的耳朵进化成蝙蝠的,就是她们离他十分近。Harry克制住自己不去回头寻找来源,而这纵容让她们以为他没有听到。

“天哪,你可真迟钝。自从走进大门我就注意到Potter了,他平时就很性感,而他今晚脱胎换骨了。”

Harry怀疑女孩们的审美观点,他从没觉得自己有多性感。感性倒是有点。

“我真后悔答应Jason的邀请,如果我没有舞伴就可以邀请他了。”

“用不着后悔,Mel,你以为Potter会没有舞伴?他都穿成这样了。”

Harry突然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总觉得他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可到底忽略了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

“也对。真不知道那个幸运的女孩是谁。你猜会是Granger吗?”

“我猜是Ginny Weasley。”

“反正无论是谁也不会是我们。”

两个女孩同时叹口气,把话题转向别处,而Harry已经十分清楚他究竟忽略了什么。Gods,他忘记了舞会是不允许两个男生一起跳舞的,特别是正式的毕业舞会,他的教授们还在台上看着,还有那么多学生和家长,他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与Oliver共舞?就算他愿意,他的队长也不会愿意的,无疑。

Oh Merlin…。阴霾彻底覆盖了Harry。他根本不知道他来参加这该死的舞会到底有什么意义,在他明白到他无法与Oliver一起跳舞之后。他可真不想随便邀请一个女生跳一曲华尔兹,特别是Ginny,自从他遗憾地告诉她『我们是不可能的』以来,他几乎都没和她好好说过话。

Harry低头看着身上华丽的Muggle服装,觉得自己像个一头热的白痴,除了能得到眼球和赞美,他不知道穿着它们还能干什么用。他真想告诉Hermione他要回寝室去脱掉这令人窒息的漂亮衣服,然后再好好睡一觉,忘记今晚这些见鬼的挫败。

Ron在Harry正要开口的前一秒突然地嘘声叫他,“Harry,Harry!”

Harry根本没在神游,因此他很快抬起头看他的朋友,并发现Ron正朝大门努嘴,Hermione也抬起食指指着大门,“那里,Harry。”

Harry侧过头,看到一群上流巫师打扮的人走进大门,全场一瞬间鸦雀无声,与他出现在门口时候的情景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他看到走在最前面的双胞胎的时候,险些没敢认。“Bloody hell,那是…那是George和Fred!?”Ron难以置信的语气也道出了Harry的疑惑,连亲兄弟都不敢相信的变化,对只是朋友的Harry来说更难接受了。

他眯起眼正在努力分辨那些身着高级巫师装的熟人们究竟是谁,Hermione猛地抓住了他放在桌子上的手臂,兴奋地低声叫着,“噢,我的天哪,Fleur干得真漂亮!快看,Harry!”

Harry被她从座位上拉起来,很快将目光投向站在Percy旁边的Oliver,而Oliver的目光也在同一时刻对上了他的。

他感到时间在那后来的几秒钟之内是静止不动的,就那么看着Oliver出众地站在那一群人里面,尽管他们都是十分漂亮并且引人注目的,却依旧不如Oliver的十分之一。他的衣服看上去简直高级得不能再高级了,黑色的长袍在Great Hall明亮的灯光下泛着暗光,那衬托了他的身材,他看上去比毕业的时候长高了许多,黑色笔挺的长裤,黑色的巫师服,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造型独特的丝巾,一头棕褐色飘逸的中发。

当Harry再一次把目光放在了他深邃而明亮的眼睛,他听到自己的心在骄傲地赞叹着,他的队长,他喜欢的人,是那么出色,他不能自持地为这个人坠入情网的更深处,根本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得了这种强烈的决心。

Oliver无法移动自己的视线,在他看进那双如深潭一般翠绿的双眼。他们之间的距离看上去是非常远的,却又这样地近,他再一次体会到了他五年以前注视着黑发男孩双眼时的感觉,它们仿佛有一种魔力,强大的,深深吸引着他,若不做一些努力,根本不能停下这凝视。

站着的Harry让他那合适得令人惊讶的白色晚礼服遏止了Oliver的呼吸一秒,他听到站在身后的几个Gryffindor女孩吃惊地倒抽了口气,他和她们一样,与他在一起三年,从没发现男孩穿起晚礼服竟是这样漂亮英俊。黑色的裤子显得他的双腿更修长,白色的衬衫搭配白色的外套,一条黑色的绸带赋予了男孩与众不同的气质,他真的长大了,当Oliver看着他被整理得井井有条的每一根黑发,与男孩白净的脸庞,绿色的眼眸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时候,他不得不感叹时间的力量。

他的搜球手变了那么多,在这过去的五年里,他知道他曾经历一场战争,但他也突然意识到,有很多事是他根本不知道的,而现在,他有种冲动想去了解Harry的一些过去。

Weasley家的兄妹几个已经朝Harry的方向走了过去,Oliver却还愣在原地。他的目光悬在半空一点,没再看着Harry,在刚才他的心情产生了一些变化的时候,他将他的视线移开了。有人在后面轻轻地拍了他的肩,他扭过头,只看到Katie一个人站在他旁边,理解地看着他微笑,“我能明白,Oliver,你看上去太出色了,而眼前的阵势的确有些吓人。”

Oliver点点头,“我猜如果我穿着Quidditch队服来,一定能引起更大的波澜。”

“天,Oliver,”Katie无可奈何地笑望着他,“我们能有几分钟是不谈Quidditch的吗?”

“当然,我从现在开始闭嘴。”Oliver扯出一个顽皮的笑容,引起了坐在门口附近的一直热切地盯着他的几个女生赞赏的惊呼。

Katie本来想说回去,但在看到几个女孩审视地瞪着自己的时候作罢了,“你可以闭嘴,但请你快点离开这里,我可不想被你的崇拜者们恐怖的视线烧穿身体。”

Oliver灵机一动,笑着架起右手臂,侧头看着Katie;后者诅咒了他故意的恶作剧,却还是抬起左手挽住了他,“你可真该死,Oliver。”她在收到好几个愤怒的瞪视之后骂着。

Oliver只是人畜无害地笑答,“彼此彼此。”

他们一起朝Weasley们聚起的小包围圈走过去,Oliver发现Harry兀自低着头,没有与任何人说话。他的两个伙伴正脱离出Weasley们的小团体,朝他坐的位置走过去。




“Harry,别多心,他们没什么,真的!”Hermione坐在Harry的旁边努力安慰着他,然而黑发男孩头也不抬的,试图将她的声音阻隔于千里之外。

他承认,也许是他刚刚目不转睛的凝视太执著了,吓到了他的队长,让Oliver别开了眼睛,盯着别的地方。而走过来的几个Weasley愉快地与他们问好,完全地将Oliver挡在了他们的身后。Harry用力忽略George和Fred丢给他的两个暧昧难懂的笑容,终于走到小包围圈的最外围。然而当他再一次看向Oliver的时候,他是真的感到身体里的各个角落都刺痛着。

这就是他的猜测,他的预见,他看到所有人都坐在了他的四周,只有Oliver和Katie Bell,那个金发的,曾在五年前的毕业舞会上靠在他的队长怀里跳舞的女孩,站在门口的位置。他们谈笑风生,Oliver还主动邀请她作他的女伴,挽着自己的手臂。

Harry在那一瞬间低下了头,他真的希望自己没看到这个。如果没有这么早看到,他还可以说些自我安慰的话欺骗自己,然而现在,这叫做什么呢?梦想破灭?Harry在心底耻笑着。是爱做梦的自己太天真了吧?

“听着,伙计,你不该再这样猜疑下去了,”Ron拍着Harry的肩,设身处地地说道,“我四年级的时候就因为自己的一个小失误错过了Mione,我那时候虽然嘴上不服气,但我的确很后悔。”

Ron看了看坐在Harry另一侧的Hermione,发现她的脸有些苍白,但他还是继续对Harry说着,“但好在我及时醒悟了过来,知道了自己应该做什么,而不是一味地猜疑与抱怨。”

Harry听着这些从他最不会说话的好朋友Ron口中吐出的真挚的句子,侧头看着他满是雀斑的脸,却抹不去无助。

“所以,Harry,你不能这么快就泄气,临阵打退堂鼓可不是Golden-Boy该有的行为。”

Hermione突然为他称呼Harry的方式翻了一个白眼,“你别那么叫他,Ron!”

“我只是在想办法鼓励他!”Ron也有点不高兴,他实在不想看到Harry现在的样子,这让他担忧得心烦意乱,“至少,我们得让他和Oliver谈谈,什么都没谈就放弃太可惜了!”

“Ron,我——”Harry正准备平息他朋友们处在爆发边缘的争吵,突然感到身后空气的密度起了变化,他还没来及回头看。

“我错过什么了吗?”一个清澈的声音响在他的头顶,“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名字?”

Harry的背僵硬了一下,Hermione与Ron几乎同时隐蔽地在他左右两侧的手上鼓舞地捏了捏,默默地给他加油。

随后Hermione仰起头,向站在Harry身后正微笑着的人打招呼,“Hi,Wood。”



To be continued...
[PR]
by drarry | 2007-03-31 05:45 | HarryPo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