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lash-site of SPN, The Musketeers, HarryPotter, ect... Pairing: Sam/Dean, JP/JA, OW/HP, DM/HP, PW/HP. There're also some Stardom's.
by drarry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
全体
Arrow/Flash Crossove
The Musketeers 2014
SuperNatural
HarryPotter
仙劍奇?傳5
明星志願
PiratesOfCaribbean
RealPerson
未分類
!Attention Please!
HarryPotter同人文區
Harry受中心
1.Oliver/Harry.1
2.Draco/Harry.2
3.Percy/Harry.3
以上不可逆!
禁H攻!
禁NP!
禁O/D/P受!

ooOOooOOooOOoo

Stardom明星志願文
林立翔受中心
1.黎華/林立翔.1
2.克烈斯/林立翔.2
3.李奧布魯/林立翔.3
堅決不可逆
++特別嚴禁++
殺→黎威 克威←殺

ooOOooOOooOOoo

其他RealPersonSlash文
陸續加入ing...

ooOOooOOooOOoo

無斷轉載禁.
任意張貼禁.
轉載請EmailMe
申請.

——黒猫 07.03.09

free counter
以前の記事
2015年 01月
2012年 11月
2007年 06月
more...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Where is the happiness?

This is a present slash of The April Fool's Day, Happy and enjoy, everyone! :p
Pairing:Oliver/Harry
Rating:PG









-



一大清早,几个Gryffindor便围坐在交谊厅的壁炉旁,六个三年级之中还掺杂着两个五年级,面貌一模一样。

“嘿,这里没你们俩的事!”Ron抬起满是雀斑的脸朝他的两个哥哥抗议着。

“忘恩负义可不好,小Ronald。”George反驳他。

“你忘记你小时候我们是怎么带你一起玩的了吗?”Fred假装委屈地接道。

“恶作剧的时候抛下你亲爱的兄长是重罪。”他们可怜巴巴地异口同声。

Hermione有点头痛地揉着太阳穴,“你要嫌人数太多,Ron,我可以退出,刚好我没什么兴趣。”

“那不行,Hermione,你打赌输给我们就必须得接受惩罚。”Harry刻意提醒着她打赌的事情,让她输一次可比登天还难。

“好吧,好吧,我们什么时候开始?”Hermione泄气地将胳膊支在旁边的沙发上,有沙发不坐偏要坐地上,一群神经!

“现在,我已经等不及了。”Seamus兴奋地说道,“这比Trues or Dare还要过瘾多了。”

“对,因为你的命运由你自己的运气决定,是好是坏都不可更改。”Neville有点害怕地嘟囔着。

“而且还要在恶作剧之后当场揭穿这是愚人节的小把戏。”Dean盯着火炉里跳跃的火苗,“我怀疑对方知道真相之后会气得杀了我。”

“别担心,Dean,今天是愚人节,没人会生气的。”Ron安慰地拍拍他身边的室友,“好了,现在我们开始。”

他抽出魔杖,数了数在场的人,“你们真的要参加?”他还是有点不高兴地问了问George和Fred,并在得到后二者坚定地点头之后,无奈地将摆在地上的一大堆碎羊皮纸片分成数量相同的三份,一份八张。

然后他清了一下嗓子,又朝纸片们念了恶作剧咒语,八个人眼看着它们折叠成了二十四张小纸块。

“好了,现在那上面已经有字了。”Ron收起魔杖说着,Seamus吃惊地看着他流畅地完成了这一切,还念了他听也没听过的咒语,“那是什么咒语,Ron?”

代替张嘴回答,Ron指了指在一旁骄傲地微笑着的双胞胎。

“那是我们发明的用来娱乐的咒语。”他们说,并得到了另外五个人汗颜的表情。

“这些纸片上面写了什么,Ron?”Harry低头看着那些大小相同看不出区别的纸块。

“左边这一堆写着目标人物,随机抽选的八个人,不包括我们,但遍布整个学院。”

“整个学院!?”Hermione叫着,“你是说教授们也有可能被写上名字?”

“精确。”双胞胎说,他们得到了她意料之中的反应。

“中间的这些是地点,也是随机决定的,范围不出Hogwarts,但可以是任何地方。”

“任何……不要告诉我也包括禁林,朋友。”Neville几乎颤抖了。

“难说。”双胞胎又说,尽管他们也不太想抽到禁林。

“右边的这最后一堆,就是你需要做的事情,当然,是恶作剧,而且在你做完之后必须要在四月二日零点零分之前告诉那人你在恶作剧,否则……”Ron看着George和Fred,想起了小时候被这个不可改变的咒语害得有多惨。

“否则事情就会成真,永远无法更改。”Fred替他的弟弟把话说完。

“什么意思?”Harry眯起眼睛问道。

“我们先抓阄,然后再解释。”George微笑地看着男孩绿色的眼睛,“别忘了我们只有一天时间。”

几个三年级虽然有点不乐意,但还是点点头,他们不约而同地搓着手,Neville还紧张地吞咽了一下。

他们按照不同的顺序摸了自己选定的纸块,不偏不向,对每个人都很公平,没有人在抓到一张或者两张的时候就打开看,都在等着抓满三张之后一起看到底轮到了什么。

现在,每个人都将三张纸片攥在手里,紧张地扫视着其他人,似乎没有人愿意先打开。他们都将首先阅读的权利大方地推给别人,推来推去,还是不能决定。

于是他们开始把目光投向Harry,全体。而Harry早就知道这种事准会落在自己的头上,因此他除了认命别无它法。

深吸一口气,他看着手中的三张纸块,先拿起了中间那张,在所有人急切地注视下打开。

“半夜的魔药学教室。”

他为了避免那些一齐扎过来看字的脑袋撞在一起,不得不将它们出声地念了出来。

所有Gryffindor都在想起Professor Snape拉着一张脸扣分的样子的时候保持了沉默,Ron同情地看着他。Harry倒觉得不算太糟,他可以用隐形斗篷在半夜溜下床而不被发现,所以熄灯后的教室根本不算难题,至少比禁林强太多了。

他宽着自己的心,打开写着需要做什么事情的那一张纸,并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

「深情地说“我爱你”」

坐在Harry左边的Seamus眼尖地瞄到了那几个字,拉长音地“Wow”了一声。

“写了什么,Harry?”Hermione问着她的朋友,并发现他的脸发红。

“让Harry对某人告白。”Seamus清描淡写地说,眼睛却发光。

双胞胎高兴地对视一眼,“那可真不赖,小Harry,我们会为你加油的。”

“可、可是,这是一个玩笑,一个恶作剧,”Harry十分担忧起来,“我不想欺骗别人的感情。”

“但是你已经抽到这个了,所以只能完成他。”Dean试着安抚他的室友,“没关系的,Harry,你只要在对方完全相信你之前说你在恶作剧,再送上一句:愚人节快乐。”

Harry只好接受地点了点头,并在所有人期待他打开最后一张的时候,将纸抓在右手里藏到了身后,“还没看够啊,你们,如果你们不打开自己的,我也绝对不打开这最后一张。”

深知黑发男孩的倔强,所有人都拆开等着自己的“大惊喜”,在他们此起彼伏的哀号声中,Harry偷偷地看了一眼纸上的名字。




Oliver Wood正待在Gryffindor Quidditch会议室里研究下一场对Ravenclaw的比赛战术,突然听到门轻轻地响了响。

“请进。”他头也没抬地应了一声,过了几秒,门才终于被人推开。

“Hi,Wood,我可以打搅你几分钟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Oliver抬起眼,看到他的搜球手正站在门口,随即微笑,“当然,Potter,我不太忙,有事吗?”

看着他的队长露出真心的笑容,Harry有点想诅咒自己,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和Oliver开这样无聊的玩笑。

“是的,有点事。呃,不过不是现在,今晚可以吗?”Harry尽量让自己的绿色眸子看上去不那么虚伪。

Oliver挑起一边的眉毛,顺便思考着他今晚有什么事必须做,想来想去,他发现自己今晚是完全空闲的。

“应该没问题,Potter,不过,我可否知道是什么事情必须要等到晚上?”

Harry就怕他问自己这个问题,稍微紧张了一下,“呃,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Wood,那我们九点半在交谊厅见好吗?”

“九点半?”Oliver有点诧异,那几乎快到熄灯的时间了。

“我之前需要到图书馆晚自习,还得完成我的魔药学作业,你知道,Professor Snape总额外‘照顾’我。”Harry扯出一个苦笑,并为晚上如何才能给Oliver解释隐形斗篷的事情头痛不已。

“……那好,”Oliver终于微笑着点了点头,在心底希望不要被Percy唠叨,“那就九点半见,交谊厅。”

“谢谢。”Harry回以笑容,退出了会议室。他更想诅咒自己了。




“Potter,我们这是去哪儿?”Oliver放低声音,象身边矮他半头的Harry那样蹑手蹑脚地走路。

他们现在在走廊上,半夜,十点,Hogwarts的熄灯时间,所有的学生都睡了,只有几个幽灵在走廊上乱晃,当然,还有Filch在学校巡逻,准备抓住任何一个半夜不睡觉的学生。

“马上就要到了,再忍耐一下。”Harry低声答着,他的斗篷有点短,所以只能委屈个子高的Oliver弯着腰和他躲在这里面。

事实上,他十分怀疑刚刚发生的事情。他走下楼梯,发现Oliver一个人坐在交谊厅里等他,他原本可以不来的,以任何一个借口,但是他遵守了约定,九点半准时出现在那里,这让Harry觉得无比罪恶,他要准备撒谎欺骗Oliver,而Oliver却一脸真诚地问他到底有什么事需要帮忙。该死。Harry咒骂着自己,他真的想停下这无聊的举动。

“Gods,要知道我从一年级刚入学到现在的七年级,还从来没有半夜在Hogwarts溜达的经历,”Oliver谨慎地看着四周,还是不太能放心这个斗篷的功效,“看上去你很习惯这些了,Potter?”

Harry侧头凝视他皱着眉的队长,“我更喜欢深夜的Hogwarts,还有,你能叫我Harry吗?”

Oliver愣了一下,但是很快答道,“如果你不介意,我当然没问题,Harry。”

“谢谢,”Harry露齿而笑,“Oliver。”

他发现他越来越不想欺骗这个人了。




他们在魔药学的教室门口停下,Harry点亮魔杖的尖,照着门上的锁头,发现它并没有被锁得很牢固,但的确是上着锁的,这说明Snape已经不在里面了。

Harry将门拴拉开,轻轻推开了门,不太厚重的门发出了吱呀呀的叫声,他敢肯定这是被Snape过猛的推门法摔得。可怜的门。

整个过程中Oliver没再说一句话,直到他们走进教室,摘下斗篷,Harry将它丢在最近的课桌上,感受着屋内的一片漆黑,Oliver才终于开了口。

“我很不明白,Harry,我们有什么话非得在这里说吗?”Oliver试图看清黑发男孩的脸,然而今晚的月光不太亮,他只能借着微弱的光芒看到男孩的绿眼睛,而他的头发完全融入黑暗了。

“呃,我想是的,Oliver。但你能先告诉我为什么答应我无理的要求,和我一起到这里来吗?”Harry抓紧现在的时间尽可能地问他的队长问题,因为他不敢保证当Oliver知道他只是为了耍他才这么大费周章的时候会不会再也不理他了。

“因为你说事情很重要,不能在交谊厅里说,”Oliver干净而坚定的嗓音在空旷的魔药学教室内响着,“而且你看上去有很多心事,Harry,既然你来找我谈,我就不能丢下你不管。”

Harry听着他诚恳的话,无地自容得抬不起头来,Merlin,他真的非得欺骗Oliver不可吗?而且还是这么低劣的谎言。Harry已经可以想象Oliver愤怒地将他打翻在地的场面了。

“好了,现在说吧,这里虽然不太适合谈话,”他抬起头巡视了一圈,一片漆黑,除了一口巨大的坩埚之外就是几个巨大的药柜,“但是来了就只好随遇而安,你说呢,Harry?”

“唔,当然,我也只能在这里说,”谁教那该死的破纸片规定了一定要在这里,Harry在心里咒骂着。他根本不知道那咒语究竟有什么副作用,因为他们明确了各自的任务之后就立刻展开了行动,而双胞胎也一早就不见了踪影,根本没人可问。

Oliver疑惑了几秒,但很快把它抛在脑后,他想赶快听他的搜球手说,然后他们一起解决问题,并在那个爱唠叨的级长发现他不在寝室之前回到床上去。

“好吧,我听着,Harry,再不说就要到明天了。”Oliver无奈地扯了一个微笑。

一句话彻底刺激到Harry的神经,这么说马上就要到四月二日的零点了?Gods。

“事情是这样的,Oliver。其实…是我…呃……你知道…事实上……”Harry张口结舌地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别紧张,放松点,来,我们先坐下。”Oliver微笑着,拉起他的手臂走到距离他们最近的凳子,“虽然我平时训练的时候对你很严厉,但是我保证不会为你接下来要说的话而指责你,或者嘲笑你,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告诉我你的苦恼,以便我们能更快地解决问题。”

Harry几乎想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他终于明白了他的恶作剧看起来很简单,实际做起来却有多么难以达成,要知道,他宁愿和Hermione的换一换,即使那看上去有点暴力,也总比欺骗别人要好太多了。更何况还是欺骗Oliver!

“Oliver,听着,别对我这么好,我不想让你觉得愤怒或者不舒服,”Harry飞快地说着,试图减轻自己的罪恶感,然而那根本没用。

“不会的,Harry,我猜想你最能让我愤怒的时候,就是你抓不到金探子的时候,”Oliver自嘲道,他明白是他太执著于胜利了,给了黑发男孩太多压力,“不过那都过去了,已经没有什么是你能让我觉得愤怒的了。”

Harry心都痛了,一想到他在耍弄完他的队长之后,就再也无法和他这样友好地交谈,他真想站起来就走,离开这里,眼睁睁看着今天过去,噢,这该死的四月一日!

时间在慢慢流逝着,Oliver耐心地等着Harry开口,而Harry头一次发现自己快要被这黑暗扼死了。

“Oliver。”Harry在翻来覆去地思考了好几十次他该如何善后,并尽量使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真心,然后,他下了决定似的叫了Oliver的名字。

Oliver了解地点点头,凝视他的搜球手在深黑中散发异样光芒的绿色眸子,“我在。”

Harry半张开嘴,闭上,再张开,又闭上,他将手塞进上衣的口袋里,感受着那三张纸在他的手心。

他记得Ron说过,如果说出的谎言或者做出的举动骗过了对方,使对方相信,那么那些字就会从三张被施了魔法的羊皮纸上消失,然后,在四月二日零点之前告诉对方这一切都是恶作剧,三张羊皮纸也会跟着消失,也就代表愚人节恶作剧圆满完成。

Harry不敢肯定他能否完成这个艰难的任务。

Oliver再一次看出了男孩的犹豫不决,轻皱起眉,拿出自己的魔杖点亮了一丝柔和的光芒,仅仅能照出彼此脸的轮廓,他将魔杖平放在桌子上,冲着Harry的那一边。

“希望这个能让你放松点。”

Harry凝视那一点光,又侧头凝视他的队长温柔而鼓励的笑脸,觉得即将欺骗他的自己是那么的不可原谅。他突然不指望能得到任何原谅。

Harry向Oliver的方向欠身,在彼此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之前,轻轻触碰了他的嘴唇,用自己的唇。然后,在他们终于明白他们刚刚分享了一个简易的亲吻之后,Harry深切地看着他的眼睛,平静地说了。

“我想说我爱你,Oliver。”

Oliver像不认识眼前的人那样看着他的搜球手,他的脸上挂满了震惊与不可置信,Harry有点想看看手中的纸上还有没有字,但他不敢拿出来,所以他只好低下了头,试图忽略脸颊上的那一点点热度。

“Harry…你…”

“对不起,Oliver,我很抱歉告诉你这些,我知道,我让你觉得很不舒服,甚至……很恶心——”Harry拼命地道歉,在他的队长还肯听他道歉的时候,他只想道歉。

“我并没有——”

Oliver打断了他,但又被Harry打断了。

“不!……不,我真的…I am sorry,really really……I…”

他突然被搂进了一个温暖宽厚的胸膛,一种莫名安心的感觉包围了他,他自责着想挣扎,Oliver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阻止了他的乱动。

“听我说,Harry。”他的嗓音淳厚而镇定,Harry真的安静下来了,“我的确有点吃惊听到这个,我承认,非常吃惊。因为,你知道,我们都是男孩,你还这么年轻,所以我有点不能相信……”

Harry又想到还在他手中捏着的羊皮纸,担心着那些字会不会还在那里原封未动。

“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而且……”Oliver停顿了一下,Harry贴在他的胸前,聆听他的心跳比刚才稍微加速了一些,“我希望…你的感情可以持续下去,因为…我打算回应它。”

现在Harry知道他是真的骗过了Oliver,使他相信了那句告白,然而没有什么比这一发现更让他难受的了。他要怎么开口,才能告诉他的队长刚刚那只是谎言?他只是在耍他好玩?他原本指望Oliver自己意识到那是恶作剧的,毕竟今天是四月一日,对吗?谁都该知道吧?

但很不巧,他面对的这个人,恰恰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一点复杂的心思。

Harry自然地倚靠在他队长的怀里,他甚至不敢推开他,怕他起疑心,他在心中衡量着这件事,在说与不说之间徘徊。如果他说了,他会失去有关这个人的一切,他们相处了三年,Harry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去讨厌Oliver,也根本不想与他断绝来往;但如果他不说,那自己就是魔法副作用的接受方,据他所知有些魔法的副作用非常可怕,甚至致命,Harry不敢说他不害怕,但他的确十分犹豫。

“Harry。”Oliver叫着在他怀中纹丝不动的黑发男孩,“你想说的就只有这个吗?”

Harry闭上眼睛,点点头,脸颊随着他的动作在Oliver的胸前磨蹭着,他贪恋这种温暖的感觉。

“Okay,既然如此,那我们该离开了。待在这里太久可不好玩,万一遇到Filch我们就有大麻烦了。”Oliver轻柔地摸着他的黑发,鼓励地捏捏他的肩膀,“我们走吧。”

Harry在他将自己推开的前一秒将另一条手臂环过他的腰,更加贴近了他。他不敢保证离开了这个怀抱会不会将实话说出来,但至少,他现在想这样再与他待一会儿,最后的一会儿。

“Oliver,你不生气吗?”

Oliver只好重新圈着他,并附上一个无奈的笑容,“为什么要生气?”

“我对你说了那种话。”

这次他真的笑了起来,快活地,并且有点困惑于Harry思考问题的方式,“Oh,Merlin,当然不,我十分高兴,真的,你不相信吗?”

Harry摇摇头。

Oliver叹口气,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低下头轻柔地吻了他。

Harry心里一紧,迟疑地放开了捏在手里的那三张纸团,将双手环上他的脖子,更深地感受Oliver的唇带来的温度。

宁愿自己受罚,也不愿伤害到他。当这个念头在心中成形的时候,Harry听到高塔敲响了零点的钟声。

愚人节的魔法,Harry犯规了。




第二天清晨,当Harry从梦中醒来,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塞满了他的胸口。他说不清那种感觉是什么,有些期盼,有些幸福,有些喜悦,与平时的快乐不同,它是完全陌生的。

他穿好衣服走下楼梯,看到几个Gryffindor聚在交谊厅里神秘地讨论着什么。Harry走过去坐在旁边,Ron龙飞凤舞地说着,他的左眼眶青了一块。

“后来我就说,啊,忘记告诉你,我不是认真的,这只是一个恶作剧,要知道你可没有我形容得这么漂亮,差太远了!”

“然后呢?我猜她一定气疯了。”Dean问着。

“看他的眼睛,Dean,这多明显。”Hermione翻了翻眼睛,并朝Harry微笑问好。

Harry回以一个微笑,问着他的朋友,“你们在说什么?”

“讲述昨天的种种经历,轮到Ron了。”Hermione答道,“他的恶作剧内容是‘在占星塔赞扬Pansy Parkinson。’”

“然后他就变成这样了?”Harry盯着他脸上的淤青,“那一定挺疼。”

“总要付出点代价,谁让他建议玩这个见鬼的游戏。”Hermione瞪了一眼Ron。

“那你又怎么样?我知道你一定被骂得很惨。”Ron朝她不服气地吐了吐舌头。

“我肯定比你强太多了,Ron。该死的Malfoy平时就以侮辱我为乐,这次也没什么两样,不过我打得到挺痛快就是了。”

Harry突然想到Hermione的恶作剧是「在走廊上赏Draco Malfoy几拳。」

“你们呢?”Harry问起另外两个人,Neville和Dean,并奇怪地发现没有Seamus的身影,“Seamus在哪儿?”

“他还在Hospital Wing,他昨天的恶作剧任务是在打人柳旁向Snape道歉。”Neville答道,满脸劫后余生的庆幸神情,“多亏我没抽到和Snape有关的。”

“Snape总不会被打人柳袭击吧?”Harry十分吃惊。

“原本他是挺高兴的,但是在得知这只是一个恶作剧之后气得扭头就走,不但扣了Gryffindor十分,他走了以后打人柳还偷袭了Seamus。”Ron将一袋从Hospital Wing要来的冰块敷在脸上,吃痛地咧嘴,“话说回来,Harry,你的恶作剧怎么样?我们可羡慕你呢,就你的最轻松了。”

“伤害一个人的感情根本不轻松,Ron!”Harry有点生气地朝他的朋友叫着,但在收到其他人几个异样的眼神之后闭上了嘴,站起来准备离开。他想起来了,他没完成任务,而现在正等着魔法要命的副作用在他身上显现。

“Harry……”Hermione在身后叫着他,“你没完成任务,对吗?”

Harry瞬时钉在原地,表情僵在脸上。这不可能!应该没有人知道的!难道他的脸上有字!?魔法的副作用!?

“Harry!……上帝,你违反了规则!”Ron也不敢相信地大叫起来,Harry立刻回过头,并看到他的朋友们直勾勾地盯着沙发上他刚才坐过的位置。那上面有两个小纸团,它们从Harry的口袋里掉了出来。Ron将其中一个拿在手里,展开,没有字,“这原本应该消失的!字没了,说明你骗过了对方,但是纸还在。Harry…出了什么差错?”

Harry哑口无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说他心太软不愿意伤害别人的感情?还是说他不想与他的队长闹翻断绝来往?或者…是他贪恋Oliver带给他的温柔与暖意?

“我记得这有副作用,”Neville不确定地开口,“Ron的双胞胎兄弟说的,但是没说完。”

“是的,它有。”Ron肯定地点点头,看着手中的纸片,“如果没有在四月二日零时之前结束魔法,纸上写的就会成真,比如我,就会真的开始欣赏Pansy Parkinson,想想就恶心。”他撇撇嘴。

“而我在每次看到Malfoy的时候都会赏他几拳,这倒不赖。”Hermione得意地点点头,但很快生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当然,我也没兴趣总听他骂得像昨天那么难听。”

“而Seamus会真的开始对Snape产生歉意?”Neville问。

“对,直至他被Snape高兴地邀请到Slytherin去。”Dean答。

“没办法,这就是副作用,这纸一辈子也毁不掉了。”Ron抓紧手中的纸团,将它们甩进壁炉的火焰中,却根本没有燃烧起来,“Harry,你的任务是什么来着?”

“在深夜的魔药学教室对某人说‘我爱你’。”Neville提醒道,发现自己的记性变好了。

“某人?”Dean疑惑地抬起一条黑色的眉毛,“Who?”

“Harry没说。”

“我猜——”

“Hey,早上好,Harry。”一个声音在身后叫着他,Harry的心突然悸动起来,他不明白这陌生的感觉,而且在回头看到Oliver微笑着朝他走来的时候,更加不明白自己的脸为什么要发烫?

“呃,Hi,Oliver。”Harry不记得自己曾这么不自然地对他说过话,他记得每次在面对他的队长的时候,都是开朗而豁达的,没有任何扭扭捏捏与矫揉造作。

“今天周日,你有什么计划吗?”

“呃,没,没有。”

“我正准备饭后去Quidditch场飞一下,一起来吗?”

“当然。”

Harry在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前飞快地答应了下来,然后Oliver朝他微笑了。Harry发觉眼前的这个人对自己来说是那么重要而不可或缺,他第一次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为这个发现在心底快乐地雀跃着。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Great Hall吗?”黑发男孩羞涩地问着。

“走吧。”Oliver摸了摸他的头,他们一起消失在画像的背面。

目睹这一切的四个Gryffindor终于将他们的下巴捡了起来,安回原位。

“Harry!Harry他刚才,同意了一个约会!”Ron的语气像受了很大的刺激,“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和Oliver Wood那么要好了?”

“我猜是从今天开始的。”Neville说道。

“或许是昨晚。”Dean道破事实。

“你是说Wood是他恶作剧的对象?”Ron嚷着,“所以Harry放弃了任务?为了Wood?”

“你小声点,Ron!”Hermione几乎想扑过去按住他的嘴,“很明显事实就在眼前,如果你说的副作用是真的,那Harry就是真的开始喜欢他的队长了。”

“Merlin!”三个男孩同时叫道。

“可你们也看到Harry的脸了,他看上去十分开心幸福,你们不觉得我们该对恶作剧的事情保持沉默并且支持Harry吗?”

三个男孩同时闭上了嘴。思考着Hermione的话。良久,Ron终于开口,“唉,也许你是对的Hermione,事已至此,我们应该支持他才是唯一。”

“其实他们俩看上去挺相配。”

“两个男孩!?”

“爱情不分性别。”

“你可真前卫,Dean。”

“和Seamus学的。”

“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看Seamus?”

“拉Snape一起去怎么样?”

“哈哈,这主意太妙了。”

“我猜这会是他最难忘的愚人节。”

“愚人节很少不难忘,因为过于倒霉。”

“Harry却是个幸福的好例子。”

四个人为这个结论纷纷点头称“是”,他们结伴离开Gryffindor交谊厅朝Hospital Wing走去。


-Do you know where the happiness is?
-Ask your own heart and DON'T LIE.





-FIN-
[PR]
by drarry | 2007-04-01 21:43 | HarryPo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