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lash-site of SPN, The Musketeers, HarryPotter, ect... Pairing: Sam/Dean, JP/JA, OW/HP, DM/HP, PW/HP. There're also some Stardom's.
by drarry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
全体
Arrow/Flash Crossove
The Musketeers 2014
SuperNatural
HarryPotter
仙劍奇?傳5
明星志願
PiratesOfCaribbean
RealPerson
未分類
!Attention Please!
HarryPotter同人文區
Harry受中心
1.Oliver/Harry.1
2.Draco/Harry.2
3.Percy/Harry.3
以上不可逆!
禁H攻!
禁NP!
禁O/D/P受!

ooOOooOOooOOoo

Stardom明星志願文
林立翔受中心
1.黎華/林立翔.1
2.克烈斯/林立翔.2
3.李奧布魯/林立翔.3
堅決不可逆
++特別嚴禁++
殺→黎威 克威←殺

ooOOooOOooOOoo

其他RealPersonSlash文
陸續加入ing...

ooOOooOOooOOoo

無斷轉載禁.
任意張貼禁.
轉載請EmailMe
申請.

——黒猫 07.03.09

free counter
以前の記事
2015年 01月
2012年 11月
2007年 06月
more...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A pair of shoes

This is a slash of Pirates of Caribbean, I love the movie and Johnney Depp!
Pairing:Jack/Will
Rating:G
Summary:After Escaping, what is Captain thinking about? The 1st movie.












——海风很冷,手腕很疼。


看来从诅咒中解放也没好哪儿去,杰克·斯派罗想,两条编得仔细的小胡子辫滴水正欢,他不耐烦地攥了一把。
「一条勒痕。」
女人嘲弄的声音在头顶扬起,尖指甲在脖颈上轻轻一划,杰克一激灵。
「又从鬼门关爬回来了,嗯?」
「门朝哪儿开?」
杰克朝后抛了个媚眼,吊起唇角,「除了黑珍珠号没处欢迎我。」
安娜玛拉回以假笑。
「噢,是的,甜心,愿望落空也不是一次两次,我还受得了。」
「你有多少愿望?」
「已经实现的有四十个,还没实现的有一个。」
杰克摇了摇手指,不露声色地朝桅杆的背风处挪动,活像不会跳舞的小丑。他冷。
「安娜玛拉亲爱的,你是知道的,对吗,人活着就得有未遂之愿,无望的生活会失去意义,何况你还在我的“黑珍珠”上与你的杰克·斯派罗船长一起周游世界。愉快地。」他补充。
「而那个伟大的杰克·斯派罗半小时之前还——」
「是“船长”,谢谢。」
「还与绞刑架来了个亲密接触。」
「是“险些”,谢谢。」
「我真后悔回来迎接你。」
吉布斯掰着船舵无奈地与杰克对视,耸肩。他一个大副竟然做这样的工作。
「宝贝,或许……今天不是你掌舵?」
一双老眼中的意思清晰地传达给杰克,「她只是需要时间和你单独相处,我猜。」
卡坦蠕动嘴唇,没有舌头让他力不从心,好在他有只能说会道的鹦鹉。
『等你开船,等你开船。』
安娜玛拉愤怒地瞪了卡坦一眼,扒开几名水手跑掉了。
「噢,女孩害羞了。」
杰克大笑起来,吉布斯的口吻的确幽默,当然,还有,他总算获得了自由。


威尔·特纳帅气的羽毛帽突然跳进他的脑海。


「这又是一次有趣的经历。」
咬掉朗姆酒瓶,下巴胡须上的宝石夹子碰得叮当响,一口,甜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下,杰克像是到了天堂。
「什么?干掉鬼海盗,抢回黑珍珠号,还是在你黑乎乎的脖子上留了一圈痕迹?」
「还有英国海军舰队的那个什么什么船。」
「总之是最快的一艘。」
「是的,最快的。」
杰克又笑了起来,手指卷了卷唇上的小胡子,让它们显得更翘更服帖。


偷船的情景留连往复。他轻松地挥去了。


吉布斯坐下听他的船长开始的长篇大论,尽管,好吧,那的确见鬼的有意思极了。杰克是他们的船长这固然不假,但多数时间他都在视线范围达不到的地方。而且往往这个时候,这位传奇的人物都在经历着一些非比寻常的事情,或者,事故。
杰克有意地提高了音量,让他滑稽的说话方式带动所有正在忙前忙后的水手们,并不时博得某些人的会心一笑,和一些充满兴趣的目光。
他从他是如何救了总督的女儿讲起,到被关进总督府的监狱,再逃出来,偷了军舰——最快的一支;再到如何与巴伯萨斗智斗勇,并用最后一颗子弹射入他重新开始跳动的心脏。
刚提到绞刑,吉布斯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把。杰克不知何时踱到了他身后。
「说说吧,老伙计,你们这群机灵的海盗是怎么想出这么妙的法子营救船长杰克?」
吉布斯看向卡坦,卡坦抬手习惯性地抚摩鹦鹉的毛。
杰克撇了一眼那绿色的羽毛。难道是这微不足道的鸟?救了他?
「杰克,不是我们做的。」
吉布斯似乎也很困惑事情就这么顺利解决。
「我说了我们根本没打算救你,“船长”。」
重新出现的安娜玛拉从平特手里没好气地抢过船舵,插话道。
「嘿,女孩,掌好你的舵!」吉布斯表达了他的不满。
杰克看了一圈,挺直了腰,随意地靠着桅杆,与朗姆酒瓶铛铛地撞击着。
他的好奇心正等着被满足。
「……然后?」
「不是我们做的。虽然,不是我们做的。」
「……但是?」
「我们计划救你,杰克,这是当然。」
真是他妈见鬼的当然,那条该死的绳子险些绞断他纤细的脖子!
表里不一,杰克惯用的伎俩,他微笑起来,「噢当然,这我绝对相信。」
「但没想到他们那么急切地处死你……」
「所以?」
「所以我们那时候会出现在那里完全是……巧合,好吧,杰克,我们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大家都以为你已经被吊死了。」
唇上的翘胡微微颤抖,良久,气氛尴尬,直到一阵大笑猛地爆发。
包括安娜玛拉在内的,甲板上全部41只眼睛——还有一只玻璃眼——一齐注视着他们的船长,弯着腰的,宝石串成的装饰物随着一绺一绺粘乎乎的头发摆动,还有两根胡子辫,杰克歇斯底里地狂笑着。
船员们感到害怕,是的,这样的杰克·斯派罗让人恐惧他笑声后的真正含义。


笑声断续地收住了,他终于发现所有人都绷着脸,紧张地。
「嘿,嘿,我亲爱的兄弟们,看看你们,给我带来了什么?」
吉布斯显得更紧张了,不可遏止地盯着杰克骨瘦如柴的右手自然地滑进腰间。他不敢保证他的火枪里是否还有那么一发子弹对准巴伯萨之外的人。
「瞧瞧,杰克·斯派罗船长的运气,非同一般。」他又开始笑起来,仅止翘起一个嘴角。
「所以,你究竟怎么逃出来的?」
不知谁问了一句,那嘴角立刻平静了。


威尔·特纳。
是威尔·特纳。

『我们就像一双鞋,不可分开,要毁就必须毁掉一双而不是一只。』

噢,仁慈的上帝。
威尔·特纳。


「鞋带,是鞋带,“鞋带”救了我。」
「特纳?」
「特纳。」
「他违抗了总督的特赦令为了救你?」
似乎没有什么比杰克对这个漂亮姑娘疑问的口吻更加不满的了。
「是的!是的!他救了我!在得到了总督特赦的第二天冲到法场,以他那蹩脚的剑法与刽子手和卫兵大打一架,甚至险些戳穿我的右脚!但他救了我!现在你知道了!?」
安娜玛拉不自觉向后退几步,她从没见过这样的杰克,威势惊人。
「他、他是、他是鞋带的儿子而不是本人……对吗,船长大人?」
瑞杰蒂的假眼珠被他攥在手心里,湿的,不知道是汗还是海水,总之,“鞋带”的名字令他恐惧不已。
杰克假笑,目光落在朗姆酒瓶上。


威尔热切地与伊莉莎白吻在一起。脱掉他帅气的羽毛帽。身后夕阳正红。挺美。


复苏的记忆在眼底灼烧,辛辣的朗姆酒烫着喉咙。
从高台假装失足跌下跳海逃逸,杰克·斯派罗船长难得破弃“永不朝后看”的誓言,换来的竟是如此养眼的一幕,噢,值回票价。
伊莉莎白,勇敢的女人,脸蛋还算漂亮,身材也够惹火。嫁给一个海盗正合适,一个海盗!而不是一身臭铜味的铁匠。


海盗。“鞋带”威廉姆斯·特纳唯一的儿子。


「你又在鬼盘算什么,杰克?」
安静下来意味着蓄谋坏事,安娜玛拉以理解者的身份开口,保持着掌舵的姿势。
杰克把视线移到她女性的腰肢。
「事实上,亲爱的,你认为她怎么样?」
「斯旺小姐?」
「对对,斯旺小姐,斯旺。以你女性的角度来看。」
他发觉自己在强调她的“姓氏”。
「美丽的女人,勇敢坚强,行为与身份不符,适合做海盗。」
「见鬼。」
「见鬼的是你,没节操的混蛋,你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少做梦。」
「嫉妒正吞噬女孩的心。」
吉布斯突然插话,单眼望远镜正对准安娜玛拉的脸。
「闭嘴,吉布!」


满满一瓶朗姆酒见底。孤岛上,火光间,伊莉莎白欢快的身影在眼前跳动。
『我必须去救威尔,他对于我意味着一切。和你这种充满铜臭的杀戮疯子差太多了,至少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再往前。鬼海盗堆满金币的老巢里,酷似“鞋带”的坚毅神情。
『我要救她,甚至愿意付出生命。』


离开回忆,杰克毫无预警地开口,「诅咒解除了?」
「只要一枪保证打穿我,船长大人。」平特颤巍巍地应着。
「我上过绞刑台?」
「脖子上的勒痕原封未动。」安娜玛拉懊悔地咬牙。
「但我被救了,被威尔·特纳?」
「“鞋带”保佑你,杰克,他的儿子都不要命地救你。」吉布斯不明他的船长疑惑为何。


不要命。
威尔·特纳以命为赌救了船长杰克·斯派罗。
手段够烂,却管点用,扮相不错,羽毛帽很酷,也很会说话。
可惜,他选择女人和安逸的生活。


「说不定他很有兴趣当海盗,杰克,目送你上船还站在高台望了很久。」
黏着的黑发瞬间甩出一个弧度,扒着船尾的栏杆,登再高前方也是一片不清晰的模糊,说得却好象亲眼所见一样真。
「“鞋带”的儿子是个有素质的小家伙,你说对吧,吉布斯。」


来吧,老鞋带,赌一把?


「卡坦!」
「……」
「放下右前锚,现在!」
「杰克·斯派罗——!?」
「是“船长”才对,我亲爱的,还有,掌好你的舵,你对急转弯不陌生对吗?」
「别告诉我你要回去拈“花”惹草,杰克?」
男人优雅地翘起手指,按住女人微厚性感的唇,拉近棱角分明的脸,表情认真而滑稽。
「嘘——只是突然改变主意,取回我忘记的东西,而已。」
「噢是吗,那么,什么东西这么值得你冒险?」
「……我的另一只鞋。」


赌你亲爱的儿子。




仁慈的上帝,感谢您的赐予,我终于不必单脚走路了。

——杰克·斯派罗船长

[PR]
by drarry | 2007-05-23 16:28 | PiratesOfCaribbe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