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lash-site of SPN, The Musketeers, HarryPotter, ect... Pairing: Sam/Dean, JP/JA, OW/HP, DM/HP, PW/HP. There're also some Stardom's.
by drarry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
全体
Arrow/Flash Crossove
The Musketeers 2014
SuperNatural
HarryPotter
仙劍奇?傳5
明星志願
PiratesOfCaribbean
RealPerson
未分類
!Attention Please!
HarryPotter同人文區
Harry受中心
1.Oliver/Harry.1
2.Draco/Harry.2
3.Percy/Harry.3
以上不可逆!
禁H攻!
禁NP!
禁O/D/P受!

ooOOooOOooOOoo

Stardom明星志願文
林立翔受中心
1.黎華/林立翔.1
2.克烈斯/林立翔.2
3.李奧布魯/林立翔.3
堅決不可逆
++特別嚴禁++
殺→黎威 克威←殺

ooOOooOOooOOoo

其他RealPersonSlash文
陸續加入ing...

ooOOooOOooOOoo

無斷轉載禁.
任意張貼禁.
轉載請EmailMe
申請.

——黒猫 07.03.09

free counter
以前の記事
2015年 01月
2012年 11月
2007年 06月
more...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You Thaugt Me

This is a Real Person Slash of Harry Potter, it won't be happened at all, but I hope.
Pairing:Tom/Dan
Rating:PG










Reporter's POV



离开报社之后,我很快在诺丁汉的一家综合性的时尚杂志社谋到一份工作。

杂志社的分工很细,一个部门负责一个板块,每个板块又向下分为几个部门,每个总编手下有几十个编辑,每个编辑都有为自己供稿的记者,各人有各人的工作范围。

根据以往的工作经历,我被人事部分到了娱乐版,娱乐版的负责人又将我分到影视组,那里的总编看看我,又看看我的简历——爱好:电影鉴赏——当即拍板。

就这样,我成为了一名娱乐记者,并很快得到第一次的工作机会。




当我站在开往Hartford的地铁上,仍然很难相信我会有这样的好运,去采访现如今最炙手可热的演员——Daniel Radcliffe。还有谁不知道他呢,这个10岁时就已风靡全球的男孩儿,让Harry Potter从J.W.Rowling的书中活灵活现地跳到了人们的眼前。

你也许不认识Radcliffe,但你不会不认识Harry Potter;一旦你了解了Harry Potter,就很难忽略Daniel的魅力——

噢,这是个好句子,或许可以作为报导的开头。

我摸出原子笔,在随身的本子上记下它们。




我敢说我是一个相当守时的人,无论对方的社会地位高低,我从没让别人在约见中等过我。然而当我赶到Harry Potter剧组位于Hartford郊外的摄影棚时,有个身穿工作服的人接待了我,并告诉我「Radcliffe先生已经在等你了。」

从这一刻起,作为一名记者的我,开始喜欢上了这个只有14、5岁的孩子。




我被带领着来到一条过道并在左手边第三个门前停了下来。我敲敲门,并粗略整理了自己的衣服,「请进」,一个声音传来,我深吸气推开门,一眼看到在沙发上坐着的两个男孩。

当然,我知道其中一个是Daniel本人,而另一个——向上帝发誓,我真的庆幸昨天还看了一遍Harry Potter and the Prisoner of Azkaban,因此我可以从那张脸上认出他来——Tom Felton。可是我不曾被通知他也在我这次的采访范围之内。

简单地问候他们,我申明来意,并将我需要问的问题范围告诉两个男孩。

我看到他们迅速地吸收我传达的信息,并不时耳语,考虑着问题的内容。最终,Daniel微笑着让我开始。

我道谢,坐在他们对面的一把软椅子上,从包里拿出一些写着问题的纸和我赖以生存的录音笔,放在双方面前的玻璃茶几上,并按下开始键。

『你想来点儿冰水吗,先生?』

这是Daniel说的第一句话,说真的,我有些吃惊,毕竟从没有被采访者关心过狗仔们的嗓子是否冒烟儿。然而更加让我吃惊的是,在我点头表示感谢之后,Tom Felton站起来走向角落的小冰箱,回来时拿着两瓶矿泉水和一瓶橘子汽水。我看到他将汽水瓶盖拧开并塞进Daniel的手里,再将一瓶矿泉水放在我的面前,最后才扭开自己的那瓶。

这个过程中他们没有任何交谈,而且看上去非常自然,好象他们平时就是这样。

『谢谢。』

我收回惊讶,终于说。




正如一般采访的程序,我问了几个有关电影本身的问题。他们正在Hartford拍摄第四部的几个段落,很快就要转移到别的地方进行其他场景的拍摄,也许是苏格兰,也许是东欧,Daniel说他并不太清楚,我放过了这个问题,并尽量将其他几个枯燥的问题简化,毕竟,我面对的是两个孩子——我不断提醒着自己。

有一些问题让Daniel显得困惑,Tom便主动地接过来替他回答,他比Daniel大两岁,虽然总挂着笑容,却显得比他稳重许多,而且早有传言他们的关系非常好,所以我理解地停止询问Daniel,并看着Tom,然后我发现Daniel也在看着Tom。

『关于电影的部分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是一些比较私人的感想类问题,』我说,『可以开始吗?』

男孩们点点头,Daniel又瞄向Tom的脸,那个目光,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并不陌生。

『对于各自在电影中扮演的角色,你们有什么想法?』

『很多。』他们异口同声地道,发现到自己抢了对方的话,又对视着笑在一起。

『真的很多,』Daniel要来了发言权,谈道,『从我第一次被别人叫“Harry”的时候开始,我就感到责任和压力。在电影里我必须要表现得像原著写的那样,从Daniel Radcliffe变为一个孤单的、忧郁的并且缺少关爱的小男孩,而且随着他的成长,尽管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他的内心还是越来越孤独。』

『为什么要这么说?』我问。

『因为他将明白自己的使命,打败一个根本不可能打败的敌人,而那个敌人让他徘徊在黑暗中,没有人真正理解他。』

『Draco Malfoy理解,因为他也是一个孤单的小孩。』Tom突然打断Daniel的叙述,将话题转到了他的身上,而这很快地引起了Daniel的大笑。我不知道原因,只能好奇地看着他们。

『你笑什么?』

『我在笑你说的话,Draco的确孤单,我非常相信这一点,』Daniel笑说,『毕竟Harry夺去了他唯一一个交到朋友的机会。』

『对啊,所以Draco从头到尾都在试图报复Harry,用尽各种办法,只是为了让他意识到拒绝自己有多么愚蠢。』

Tom看着Daniel朝他假笑,我从那双眼睛中能看到一种宠溺与谦让,然后在他看向我的时候将它们抹去了,『我与Dan对Harry的感觉不同,对于Draco我有很深的理解,他和Harry都是孤独的人,尽管他有父母,有一大群随叫随到的跟班簇拥他,他依然很需要朋友,真正的朋友,他希望那个人是大名鼎鼎的Harry Potter,或许是虚荣心作祟吧,那和他的家族有很大关系。』

『是的,相当高贵的血统。』Daniel点点头,『所以才因为被无视而愤怒。』

『噢,Saint Potter,你真是聪明。』

『别那么叫我,Malfoy。』

Tom突然把他作为Malfoy家公子讥讽的一面表现出来,而Daniel非常自然地与他配合起来,我在深深敬佩他们出色演技的同时,另一个问题不禁浮现在脑海。

『你们的演技很出色,担心过会入戏太深吗?』

两个男孩立刻恢复成原本的神态,真是厉害。

他们考虑着我的问题,Tom先开了口,『我并没有担心过入戏太深,也许因为我本人的性格与Draco Malfoy的个性差很远,所以在我每次穿上Slytherin的校服,顶着一头金发的时候,都将自己想象成另一个人,或者尝试将内心中的黑暗面挖掘出来。』

『黑暗面?』Daniel侧头凝视他,问着,『你真的有那样的一面?』

『也许吧,人都是多面性的。』Tom耸耸肩。

『Wow,那真可怕,Tom,我还是喜欢你光明的一面。』Daniel煞有其事地咧咧嘴。

Tom回看他,心情很好地扬起嘴角,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真的不相信电影中的Draco Malfoy也会有这么温柔的笑容,我突然怀疑他只会把这种笑容给Daniel。

『Mr.Radcliffe呢?你曾入戏太深吗?』我问着Daniel。

『我想是有过几次。特别是拍摄第二部的时候,Draco Malfoy突然从一个还会有灿烂笑脸的小男孩摇身一变成满脸憎恨与讽刺的讨厌鬼。』

『嘿!』Tom不满地皱起眉,瞪着他。能看出他是假装的。

『所以有时候我和他对峙太久,导演突然喊停,我还不太能跳出那种针锋相对的情绪。』Daniel不理会他,继续说自己的,『特别记得有一次,拍摄我和他在桌子上决斗的那场戏,虽然我们被打飞的时候是特效代替真人,并不会摔倒或者受伤,但我仍然觉得可怕,NG了好几次。』

他突然停下了,然后犹豫地看着Tom,他们交换一个眼神,几乎不被察觉,但是我却注意到了。

Tom想当然地将话接了过来,『是的,我也记得,Dan当时看上去有点麻木不仁,但他坚持不说原因,直到导演将他带到旁边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才小声说他害怕。』

『为什么害怕?』我试图挖深这个问题。

Daniel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我看到Tom逼真的怒视和冷笑,好象他天生就适合那种脸,要知道我们在不排戏的时候总是闹在一起,而他突然瞪着我让我担心是否做错了什么。』

『也就是说,你在担心他是因为真的讨厌你才会演得那么好?』我尖锐地问。

Daniel点点头,并看着Tom,Tom无奈地笑起来,『所以那一阵我们两个的行为总会受到导演和编剧的关注,甚至我们吃午饭时为了抢一块牛肉都会被众人紧张地注视着。』

『我猜想他们怕我和Tom真的扭打在一起,因为Draco有时真的很让人生气,而Harry也非常讨厌他。』

『Saint Potter。』Tom又说。

『Bloody Malfoy。』Daniel回敬他。

我现在相信了,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Daniel肆无忌惮地开玩笑,Tom却总能像个大人那样忍让他,而且他似乎乐于如此,他一定非常重视Daniel。

『对于书中故事的发展,你们在演绎的时候,有感到特别遗憾的地方吗?』

『有。』他们又不约而同地肯定。

Daniel朝Tom做了一个请的手势,Tom先谈了他的看法,『原著很精彩,我看过很多遍,决定出演之后又看了十几遍,可是那和先前的看不一样,因为我已经从一个读者变为书中的一个角色,所以我更加用心去体会他们。』他向后靠向沙发,表情沉稳老练,尽管他依然是微笑着的,『我最大的遗憾是Draco与Harry错过了成为朋友的机会。』

Daniel立刻惊讶地看着他,我猜我是第一个向Tom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又或者,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接受采访的时候被问及这个问题。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遗憾?』我问。

『设想一下,如果他们成为了朋友,那么会有很多惊人的转变,Harry也许会因为他而愿意加入Slytherin,那样一来你永远不会看到Draco嫉妒地讽刺Harry,他们会并肩走在一起。』

『然后一起讽刺别人。』Daniel撇撇嘴说,这让Tom大笑着拍他的肩膀,『我一直期待那个,Dan。』

Daniel也为这个可能性而微笑,他看着我,说道,『其实我和Tom的想法很接近,对于剧情产生的遗憾,我和他的感觉非常像。』

『那么你的遗憾也是没有和Malfoy成为朋友?』我问,怀疑这会不会是他们提前设计好用来应付记者的,毕竟,没有哪一对在电影中扮演敌人的演员会有同样的看法。如果这不是设计,那就是他们太过相象了。

『也可以这么说,但确切来讲,我遗憾我没有成为一个Slytherin。』

『勇敢的Gryffindor骑士不够好?』Tom也有点惊讶于这个答案,问着他。

『不,我只是想试着挖掘一下我的黑暗面,英雄主义太累了,我也想当一回奸诈的小人。』Daniel说完立刻捂住自己的脖子朝后躲,好象怕Tom会勒死他。

Tom只是假笑地看着他,『我猜你比我更适合扮演Draco Malfoy。』

『我肯定比你更喜欢他。』Daniel也回以一个假笑,Tom轻微地愣了一下。

他们似乎将我这个采访人抛到了脑后,完全沉溺在另一个世界里,我想那个世界只有他们四个人——他们和他们的角色,没有任何人能打扰。

我趁机整理我的问题,大部分已经问完了,剩下的几个似乎没有提问的必要,因为两个男孩自然的互动与谈话,已经将它们完整概括了。

我为我第一次的工作成果满意,抬起头想通知他们采访结束,却看到两个男孩正在专心地耳语着,我这才发现他们靠得是那么近,为什么我一直都没发现那已经大大短于朋友之间所应保持的距离了?

出于职业的敏感,我将这个细节记在心里并试图表现得自然点,可是我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吓了我一跳,也让两个男孩快速地分开了一点。

『对不起。』我看到荧光屏上显示着杂志社的号码,抱歉地笑笑,走到门外接听。

『我是Bryan。』

「Bryan,我是Andrew Johnason。」

他是我的上司,也就是负责访问板块的编辑。我猜不到他这个时候来电的目的。

『下午好,有什么需要我的?』

「你的访问结束了吗?」

『不,还没有,但马上就可以结束了。』

「很好,仔细听我说,我临时决定了一些问题,现在发到你手机的电子邮箱里,你去问那两个孩子,并尽量问得详细一些。」

什么?他怎么知道是两个孩子?

『可是,先生,我不记得我们预约过Tom Felton。』

「是的,当然,我也没想到可以一起访问到他们两个,但是是他自己提出和Daniel Radcliffe一起接受采访,所以我们白白拣了一个大便宜。」

什么?这是为什么?我不相信他是为了和Daniel争夺曝光率,几乎与他打过交道的所有同行都说Tom Felton是他们见过的最与世无争的演员。可是,为什么?

某个念头在我脑海慢慢形成,让我越来越无法忽略它。

『那是一些什么问题,先生?』

「去检查你的邮箱,Bryan,我没时间和你废话。」

『是的,先生。』

「记住,完成得漂亮点,如果你想坐稳你的位置。」

对方立刻挂了电话,我快速地检查我的邮箱,一封新邮件,打开,浏览,我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努力镇静自己,我走向房间,门虚掩着,我不由自主地凝视两个男孩,他们还坐在刚才的位置交谈甚欢,Daniel面对着门,但却只顾看着面前的Tom;我无法看到Tom的神情,但我知道它是柔和的,因为Daniel看上去非常放松。我不知道这样的友情有什么地方需要被质疑,就算他们不是朋友,也一定像兄弟那样彼此关爱,孩子的心思远不如成人那般复杂,他们只表现最真的那部分。

可是我仍然不能释怀自己被交予的任务,我不是探听小道消息的狗仔,尽管我一直从事记者工作。干那个挣钱非常快,得到独家的机会也非常高,但我做不来昧对良心的事,这也是我性格的一部分,而在记者这个残酷的行业中,它会随时要我的命。

我站在门口犹豫,在进与退中两难,事实上,是我不能相信这两个男孩真的如同别人所猜测的那般,有些什么过于暧昧的关系。我想起刚才采访过程中他们的互动,他们非常熟悉彼此,但那不说明什么问题。

突然,我看到Tom伸出手温柔地将Daniel眼睛上的一缕黑发撩到旁边,指尖贴着对方的脸庞滑下。

我愣了半晌,然后拉开门走进去。




我重新坐在我的软椅子上,想了想,从包里取出另一片闪存,替换进录音笔中,再重新将它放在桌子上。这是我采访时候的习惯,我不喜欢拿着话筒指着别人,也从不偷偷录音记下别人的话,我更愿意让一切公开化。

可是我正承受煎熬,面临选择。要不,向两个孩子提问,完成我的任务;要不,就此打道回府,失去我的工作。这是工作五年来第一次,我发现我不适合干记者这行——有哪个会在自己的权益与被采访者的隐私之间犹豫不决、权衡不定?

我的沉默与踌躇引起了两个男孩的注意,Daniel试探地问着我,『先生,我们是否该继续?如果问题全部结束了,我和Tom要回去工作了。』

『Dan,我记得导演声明过了,访问结束之后你直接回家。』Tom带点不悦地看着他。

『可是我下午还得继续拍刚才那个场景,我还没拍完。』Daniel争论着。

『我认为你需要回家歇一会,你把自己弄得太累了。』Tom据理力争,看来也有他不想让步的时候。

『如果不介意,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我问,但这是个蠢问题,我不指望会被告之,没有哪个明星愿意向记者透露私生活太多。

可他不是别人,他是Daniel Radcliffe,他的确与众不同。

『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我今天有点感冒,导演知道以后让我停止工作,回家休息。』Daniel看向Tom,故意说给他听,『但我觉得问题不大。』

『得了,Dan,你刚才在拍摄的时候累得险些滑一跤。』Tom似乎真的开始不高兴了。

『谁都可能滑倒。』

『在那种平坦并且干净得连一粒沙子都没有的地方?』

Daniel还想说什么,却终于意识到我——一个记者——的存在,将话吞回去,不再说话。从他看着我的眼神,我明白他在担心什么。

『我不会把这些写进杂志,我保证。』我微微笑说,在得到Daniel一个感激的点头之后,看向Tom,『Mr.Felton,我刚刚从我的上司那里知道,是你主动要求被采访的。』他自然地表示肯定,我接着问道,『我可以知道原因吗?当然,我也不会写下这个。』

出人意料地,留着一头棕色短发的男孩审视地盯着我,目光停留在我右边的脸颊上,我开始怀疑我的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十几秒钟过后,他重新微笑起来,瞬间把严厉的目光全数收藏起来。他真的是一个天生的演员,我想。

『是我主动的,但不是想接受采访,我只是陪Dan一起来,我怕他再晕倒在什么地方。』

『原来你是被派来监视我的。』Daniel故意使自己看上去很生气,但他失败了,当Tom朝他点头的时候,他还是笑着。

在那一刻我丝毫不怀疑Tom是自愿陪着他一起来,他是真的担心他,Daniel的脸色的确比刚才苍白许多,我认为我该立刻结束我的采访,让这个孩子回家休息,因此我又不可避免地想到我被临时给予的任务。

Daniel突然咳嗽了几声,Tom立刻把矿泉水递给他,拍着他的背并轻皱着眉;Daniel自然地接过水,拧开盖仰头喝起来,我不得不意识到那是Tom喝过的水,很明显,他们真的已经习惯这些了,而且毫不介意被一个记者目睹。

Tom关心地将手放在Daniel的额前查看他的体温,然后从一侧的口袋中拿出一个药瓶,旋开,向手心倒出一片,递给Daniel。Daniel惊奇地看着他,却没有说话,捏起药与水一起服下。

我看着两个男孩,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想起我也曾被人这般关照过。他们这种纯然的互动慢慢地勾起了我的回忆,在这一瞬间我真的忘记了我是谁,也忘记了我的任务,我想为了这份毫不掩盖的感情深深赞叹,同时,我也为我曾经的做法深深自责。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因为伤害过一个人而感到后悔,而且我也知道,我不该让这样的错误再来一次,尽管,那会使我失去一些东西。

在心中拿定了主意,我摸出自己的手机,找出刚刚那封电邮,打开它并递给Tom和Daniel,『我希望你们能看看这个。』

两个男孩在我和手机之间扫视着,并彼此对视,然后Tom接过去,小心地默读着,他的表情严肃了一点,但没有太大变化,Daniel也凑过来,很显然,他非常吃惊。

『先生,这是你将要进行的提问?』Tom问我,Daniel也警惕地盯着我。

『这的确是我被交予的工作,但我不打算问。』我明白当我说出这些的时候,我已不再是一位记者了,而是一个普通人,『如此一来我会完不成任务,甚至有可能失去我的工作,不过我认为已经没有问的必要了。』

Daniel不解地凝视我,『你不喜欢你的工作吗,先生?』

我摇摇头,为这个单纯的问题微笑,并再次意识到他们只是孩子,『这与是否喜欢无关。只因为我是人,不能做愧对良心的事,挖掘你们不想谈及的隐私。』

我毫不介意他们迷惑地打量着我的目光,开始收拾茶几上的纸张和录音笔,我肯定是第一个对他们说出这些话的记者,我对此深信不疑。从包里捏出刚才采访用过的闪存,我将它放在茶几上。

『我把这个留给你们,为了感谢你们的配合,让我成功地进行了一次采访。』

『你不需要它吗?』Daniel问着我,他的脸比刚才红了许多,证明他真的发烧了。

『不,我已经不需要了,』我指指自己的脑袋,『它们都在这里,这是一次另人印象深刻的访问。』

男孩们看看我,Tom伸手将闪存攥在了手里,『谢谢你的诚恳。』

我站起来,将包背在身上,『或许该我谢你们,男孩们,是你们让我明白了,比起我曾经失去的,现在所拥有的这些是多么地微不足道。』

虽然什么都不了解,Tom还是点点头,Daniel把一样东西递给他,他接过来,又递给我,是我的手机,『这是你的。』

『谢谢。』我微笑着接过来,塞进口袋里,『那么我告辞了,先生们』,我说,并转身朝门走去,在拉开它之前,我重新回头看他们,发现Daniel比Tom要矮上许多,『或许我不该说这个,但是,我想让你们知道,我衷心地支持你们,无论你们最终的决定是什么,都要遵循自己的心,别让自己后悔。』

Daniel惊异地与Tom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却只是微微一笑,『当然,我们会的,谢谢你的支持。』他继续道,并再次盯着我的右脸颊,『还有,我认为你应该戴个耳钉,否则耳洞会长上。』

这句话使我直直地愣在原地,在好半天才挤出一个微笑和一句『Thanks for your advice』之后,我推门走出了房间,离开了摄影棚。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现在的孩子太过聪明了,说不定Tom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我会理解他们的事。真是可怕的Slytherin。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Tom Felton都必然是他们之中的那个「主导者」。而Daniel Radcliffe,我似乎能从他的身上找到一点我当初的影子。

但他们一定会比我幸福。

我坚信着。




第二天,在我被编辑以及总编痛骂一顿之后,正式地失去了我的新工作,从而创造了一次最短的从业记录。

可那并不能影响我彻底轻松下来的心情。

我立刻登上火车,离开诺丁汉,去了伦敦,在市中心一家著名的首饰店买了一对白金的耳钉,并将其中一个穿在自己的右耳上。拿起手机,我意识到我终于有勇气拨出那个我一直没忘的号码。



——『Jason?I really miss you。』




-FIN-
[PR]
by drarry | 2007-03-12 21:45 | RealPerson